他人妻女与自己妻女,历史兴亡中的因果报应 一说

他人妻女与自己妻女,历史兴亡中的因果报应一说

当南唐后主李煜与皇后大周后的妹妹偷情时,他自然无法想到,这竟然掀开了中国历史上最为波澜壮阔的“淫与被淫”的因果报应连锁——从南唐到金亡,延续了两百多年。李煜在和妻妹偷情之后,还词兴大发地作了一首很著名《菩萨蛮》:“花明月黯笼轻雾,今宵好向郎边去!划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画堂南畔见,一晌偎人颤。奴为出来难,教君恣意怜。”词中的偷情场景自然是无比香艳刺激,但切不可忘了,据说此时大周后已是重病缠身。不过李煜虽然偷情的时机选的不是很厚道,但在大周后死后,好歹还是将妻妹娶进了宫,也就是更著名的“小周后”。没多少年,报应就来了。南唐灭亡后,赵匡胤对李煜一家还算不错,但宋太宗赵光义即位后,早就觊觎小周后美色,想尽办法最终占有了小周后。根据宋人在野史中的记录,尝到甜头的宋太宗隔三差五地就召小周后进官,“每入辄数日而出”,小周后每次出宫后羞愤难当,“必大泣骂后主。声闻于外,多宛转避之”。元人对此也曾作诗嘲弄:“江南剩得李花开,也被君王强折来。”最龌龊的是,宫

廷画师还将“行幸”小周后的场面“写生”了下来,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春宫图《熙陵幸小周后图》。明人沈德符在《万历野

获篇·果报·胜国之女致祸》有明确记载:“偶于友人处,见宋人画《熙陵幸小周后图》,太宗头戴幞头,面黔色而体肥,

器具甚伟;周后肢体纤弱,数宫人抱持之,周作蹙额不能胜之状。”“面黔色而体肥,器具甚伟”,我可以负责任地说,这段描写的色情尺度已与《肉蒲团》在一个级别上。明眼人从这段记录可以看出,赵光义对小周后的所谓“行幸”基本就是强奸。一百多年后,宋太宗“淫人妻女”的报应就来了。1127年,靖康之变后,金国人带着徽钦二帝及三千宗室嫔妃公主北去。这一路上,完全就是场金军将领对宋室“妻女”强奸的“一路向北”,金枝E叶们的境遇甚至还比不上后世日军的“慰安妇”。据南宋人的笔记《靖康稗史》所载,女俘刚到金军大营不久,三位宋徽宗的正牌公主已被强奸至死,剩下的近二十位公主也纷纷落入金军手中宣淫。据说一开始金军还将妃嫔公主们按人头分到各个高级将领名下,但很快将领们就互相交换“战利品”,为了满足淫欲,金军约巾甚至下达了“有孕者,听医官下胎”的命令。对于当时的南宋朝廷来说,最为奇耻大辱的是,宋高宗的母亲韦太后和发妻邢妃也落入了金军手中,在听说宋高宗即位后,金太宗为了羞辱赵构,还让韦太后和邢妃一同为他侍寝。据说邢妃在北迁的路上就怀上了金人的孩子还被强制堕胎,最后不堪折磨死于金国,给宋高宗留下了女真“儿子”。至于韦太后,最后倒是送回了南宋,但在此之前也竟然和女真人为赵构生了两个同母异父的便宜弟弟。对于这一段屈辱的生活,赵构和韦太后显然讳莫如深,据说宋徽宗的一位公主逃回南宋后,赵构为了掩盖韦太

后的这一段历史竟然还灭口了亲生妹妹。又过了一百年,金人“淫人妻女”的报应也来了。不过,大宋爱国军民选择洗雪“靖康耻”的方式竟然是创作了一幅著名的春宫图。1234年,南宋联合蒙古灭金于蔡州,灭金后也对金人进行了报复性的“蔡州大强奸”,据说宋军统帅孟珙还亲自强奸了金朝皇后,完成了岳飞直捣黄龙的遗愿,为韦太后和邢妃雪了耻。宋人据此还把强奸金后的情景画成一幅春宫——《尝后图》。不过这幅彰显我大宋民族士气的春宫图已经失传了,只听说这幅图的尺度绝对是到了“轮奸”的高度。不过,我得非常悲痛地通知诸位,强奸金后和《尝后图》基本上是南宋人的历史意淫,纯属精神胜利法。据《金史·哀宗本纪》,金哀宗在离开汴京逃亡的时候,身边压根就没带女人,“庚子,上发南京,与太后、皇后、诸妃别,太恸”。事实上,金国皇后和妃嫔们最后还是未逃脱掉“亦为人淫”的历史报应,只不过,报仇的人不是宋人,而是蒙古人代劳了,并且报应的方式和当年金国灭宋时有惊人的相似,甚至可以说是金朝版的“靖康耻”。1233年,还在金朝灭亡前的一年,金哀宗留在汴京的皇族宗室女子就已被蒙古人一锅端了,金朝叛臣崔立用了三十七辆大车将,500多人献俘蒙古,其中不仅有被宋人意淫的金朝皇后,还有包括皇太后、妃嫔和公主在内的所有皇族“妻女”。据《金史·崔立传》说,这一路“在道艰楚万状,尤甚于徽钦之时”,金朝大诗人元好问在诗中哀叹“红粉哭随回鹘马,为

谁一步一回头”。最巧合的是,虽然时隔一百多年,宋金两朝皇室“妻女被淫”惨祸的发生地点竟然在同一个地方——汴京南边的“青城”。正是在青城,蒙古人将“三十七辆大车”中的女真完颜皇族男子全翻挑出,在路边集体屠杀;而后剩下的全是女人就方便了,等待她们的是光天化日之下延续了一整天的集体强奸,这才是真正的《尝后图》。对于这一历史轮回,钱谦益说:“宋之亡也以青城,金之亡也亦以青城,君以此始,亦必以此终,可不鉴哉!”更为经典的总结是元人郝经的《青城行》:“天兴初年靖康末,国破家亡酷相似。君取他人既如此,今朝亦是寻常事。”从李煜到靖康耻再到金哀宗,从《熙陵幸小周后图》到《尝后图》,这一段延续两百多年的“淫人妻女,妻女亦为人淫,淫”的历史连锁因果报应,尽在这两幅春宫图中。另一段荒淫却深具历史黑色幽默的因果故事发生在西晋。晋武帝司马炎可能是历史上后宫最为庞大的好色皇帝之一,用《晋书》的说法是“平吴之后,复纳孙皓宫人数千,自此掖庭殆将万人,而并宠者甚众”。更过分的是,到后来司马炎自己也挑不过来,就驾着辆羊车在宫苑里随意行走,羊停在哪里他就在哪里宠幸嫔妃。于是有妃子便把竹枝插在门上,还有妃子把盐水洒在地上以吸引羊车,这就是著名的“羊车望幸”典故。玩女人最在行的司马炎竟然生了一个“不解风情”的傻儿子——闻名天下的晋惠帝司马衷。据说司马炎为了给儿子生启蒙,竟然荒唐地把自己玩过的女人谢才人派去教

儿子如何做个真正的男人。在这个问题上,很难说究竟是父亲淫了儿子的妻,还是儿子淫了父亲的妻。反正报应最后是来了,司马衷的第二个皇后叫羊献容,西晋灭亡后被匈奴王刘曜俘去又做了新朝的“皇后”。《晋书》中曾记录了两人一段我认为非常经典的色情对白,刘曜问羊献容:“我在床上厉害还是你的前夫厉害?,(“吾何如司马家儿”)。羊献容十分从容地回答:“陛下是开国圣主,前夫是亡国皇帝,你们俩怎可相提并论”(“陛下开基之圣主,彼亡国之暗夫,何可并言”)。这也就罢了,羊献容下面的回答足以振奋天下所有男人的自信:“我和前夫在一起时,他的性能力之差弄得我都不想活了,自从嫁给陛下之后,才知道什么是纯爷们”(“妾于尔时,实不欲生…自奉巾栉已来,始知天下自有丈夫耳”)。总结司马氏父子这一段淫与被淫的历史轮回,有一个关键字“羊”,如果借鉴钱谦益的话来说就是:“君以羊(羊车)始,亦必以羊(羊献容)终,可不鉴哉!”布袋和尚说:“淫人妻女而不报者,古今并没有一个。”我想,这话或许也可以补充上“中外”二字。“二战”时,当德国侵苏时;虽然正规军士兵表现尚好,但党卫军士兵强奸苏联女人的恶行屡见不鲜。当“二战”末期苏军大反攻打到德国本土后,在斯大林的默许下,苏军对德国妇女进行了规模更为浩大13万。按加迪斯的说法,德国人之所以喜欢去西德而不喜欢东德,与其说:是意识,形态的原因,还不如说是苏联军队大强奸惹下的祸。四十多年后,

事情又扭转了过来,正是在两德统一等历史因素的合力之下,1991年苏联解体。解体之后,当年战胜国的女子因为生活

所迫,大量涌往德国等西欧国家卖淫。“二战”时的日本更是

如此,战时在亚洲特别是在中国淫我妻女无数,前年的电影《金陵十三钗》更是描写了南京风尘女子为拯救全城女子而“以身许国”的故事。而在日本投降后,类似的“十三钗”报应也落到了日本人头上,当然,报仇者仍然不是我们自己。据《拥抱战败》江约翰道尔著,三联书店)一书所说,战败后日本操心美国占领军的性需求,担心美国人也会和自己当年一样大肆强奸日本女性,因此,召集了几千名“爱国女性”主动向

美军投怀送抱,当时东京的妓院老板们还专门发表爱国联合声明“保卫一亿日本人血统之纯洁”。当时每名日本爱国妓女

的工作量是每天“15——60人”,据说她们都很担心在“爱国时”被黑人士兵“撕成两半”。正是在这几千名日本“妻女”的努

力之下,日本心满意足地保住了大多数“妻女”。如果将“淫人妻女,妻女亦为人淫”的因果报应放大至其他领域的作恶,中国历史上的案例更是数不胜数。赵翼的《二十二史札记》中专门有一篇“金元二朝待宋后厚薄不同”的史论,大致的意思

就是说为什么金朝宗室后来遭到“青城”亡游之祸,而元朝在

丢掉中原之后却全身而退,“北元”还延续了数百年,主要原

因就是当年金对待宋朝宗室过于残酷,而蒙古人在灭掉南宋之后却基本没杀宋室子孙,所以善有善报。赵翼这文章最玄

的说法是,赵匡胤平定天下,对待李煜等亡国之君很宽厚,而弟弟赵光义却颇为厚黑,又是奸淫小周后,又是毒杀李煜等人,还毁了将天下传给侄子的约定,把大宋天下变成了他的家天下。这其中产生的因果报应就是,北宋被灭时,赵光义的子孙基本上被金人屠戮殆尽,后来宋高宗因为隐疾无后,把天下还给了赵匡胤的直系子孙(宋孝宗)等到南宋灭亡时,赵匡胤的子孙又被基本保全了下来。

在写完这么多因果报应故事之后,我们伟大的实证主义史学家赵翼在文章最后心服口服地宣传起了封建迷信,“君子观于此,不能不信天道之有征也”。当然,这个天道准是准,也有强烈的时代局限,为什么前代男人作恶,“还债”的都是后代

的女人?对于宋朝这个因果报应的重灾区,我还想再踩一脚。赵匡胤陈桥兵变时,后周皇帝是柴荣7岁的儿子柴宗训,而柴荣于他又有知遇之恩,赵匡嘴夺的是孤儿寡妇的天下;等到蒙古人拿下南宋的首都临安时,南宋的执政者还是孤儿寡妇——谢太后和5岁的宋恭宗。对此元人有诗云:“记得陈桥兵变时,欺他孤儿与寡妇。谁知两百多年后,寡妇孤儿被人欺”。不过如上所说,正因为赵匡胤没有杀柴家的孤儿寡妇(所以才有了《水浒》的柴进),所以元人也没有杀赵家的孤儿

寡妇。孤儿寡妇的因果轮回也应验到了清朝身上。清朝入关取天下时,是孝庄皇太后这个寡妇带着6岁的小皇帝福临。而清朝宣布退位时,则是隆裕皇太后这个寡妇带着6岁的小

皇帝溥仪。我年少苦闷时很崇拜的大师南怀瑾曾仿元人诗说:“寡妇孤儿自入关,便宜占尽此江山。果然两百余年后,母子君臣出塞难。”君子观于此,不能不信天道之有征也。

文章来源| 张明扬《此史有关风与月》

相关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