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富士康员工10连跳谈减压

富士康现“十连跳”

深圳副市长介入调查 专家:事件是典型的“模仿自杀”

在昨日凌晨,富士康一名员工跳楼身亡,这是今年以来富士康深圳厂区出现的“第十跳”。警方目前已展开调查。

十起坠楼事件导致8死2伤。在第十跳发生之前,19日,深圳市副市长、公安局长李铭就来到深圳富士康科技集团,就富士康近期连续发生员工跳楼事件进行调查,并与该集团高层商讨防范措施。

现任员工 富士康就像封闭式学校

“第十跳!真的吗?”昨日中午,记者联系到富士康深圳厂区行政人员李维(化名)时,他对于凌晨发生的坠楼事件还一无所知,反而感叹:“最近外地的朋友联系我,基本上都是问我这些事。怎么大家想到我都是因为富士康啊?我很好,大家放心。”

李维向记者介绍,2008年毕业后来到富士康,心情一直还不错。虽然他偶尔在日志中发发牢骚:“好强的工作压力”、“累到无法支撑”,但他也描述了小组获得奖金时,大家去酒吧疯玩的热烈场面。

对于公司发生的N连跳新闻,李维认为外界误解很多,“富士康生产线上的员工是否像某些媒体报道的那样,在宿舍中互不相识?”面对记者的核实,李维显得很意外:“这有点夸张,不至于啊,至少我所在的事业处不存在这样的情况。”

李维坦承,他目前也有工作压力。“招不上来人,倒不是因为‘跳楼门’,而是前一阵子珠三角地区的用工荒一直没有完全结束。”对于有媒体报道称富士康招百名心理辅导员,李维还不知情,他只知道公司加大了心理辅导的力度。“有心理讲座和培训,现在还没有轮到我。”李维说,这类培训都是自愿而非强制的。

“礼堂、足球场、游泳池、社团什么的这里都有。也有网票,员工每个月能免费上几个小时的网。有时候我们集体给家里困难的员工捐款。”李维认为富士康更像一个封闭式的学校,并不是媒体报道的“血汗工厂”,超时工作都有加班费。“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选择跳楼。”也许他没有整天面对乏味的机器、在冰冷的生产线上日复一日地坐着重复作业,所以无法准确体会自杀者的心境。

前任员工 公司企业文化不适合我

“富士康的领导像家长一样,严肃,不亲切。” 提起2008年毕业后在富士康的6个月工作经历,张虓赫记忆犹新。“我辞职有自身原因,想考研。但也有另外的原因,我觉得富士康的企业文化不适合我。”

“那里是干活儿的地方,跟娱乐没什么关系。”张虓赫告诉记者,他毕业前就听说过富士康的工作强度大、压力大,后来眼见为实。

“那时候我是刚毕业的大学生,特招去的,条件还行,两个人一间宿舍。刚进厂,我在生产线上实习过两个月,亲眼看到过上级对下级责骂。在生产线上作业的员工不过二十来岁,但他们身上已经没有什么朝气。”张虓赫认为,心理还没有成熟的年轻人不应该从事那样的工作。“尽管公司限制每个员工每个月加班不能超过多少小时,但毕竟还是要加班,因为有工作量需要完成。”

两个月实习期后,张虓赫到了富士康下边的一个销售电子产业部工作。“那时候主要做工程,宿舍管理很严,员工不能将U盘、笔记本电脑等从工作的地方带回宿舍。”张虓赫说。干了不到半年,张选择离开富士康,来到北京,进了一家公司。“我当初在富士康,一个刚刚毕业的学生,税后能拿到4500元,待遇应该是不错的了。现在挣不了那么多,但我宁愿在现在的公司工作。”

北京公司 一切正常正在招兵买马

记者就此致电富士康精密组件北京有限公司,记者从该公司人力资源部了解到,目前北京公司一切正常,招聘工作也正在按计划进行。

一位员工对记者表示,虽然很震惊于深圳厂区的十连跳,同事们也会私下讨论,但现在如往常一样地工作,公司前一段时间配备的心理辅导员也都全部到位。

心理专家

应当加强员工心理关怀

富士康发生连锁跳楼事件,前后自杀者之间是否存在关联?就此问题,记者昨天采访了北京心理危机与研究干预中心副主任李献云。她表示,富士康“十连跳”是典型的“模仿自杀”,在学术上也叫做自杀的“聚集效应”,在自杀领域很常见。这种连锁效应,往往发生在青少年聚集的地方。富士康的用工年龄段在18岁至24岁之间,正好和这一条件吻合。

李献云认为,发生这样的悲剧,跟企业制度、用工方式、企业对员工的心理关怀不够等,可能都存在一定关系。企业应吸取教训,注重从制度层面,从员工心理关怀方面出发,考虑怎样能让员工抒发心理压力,将心理专家给员工提供心理疏导常态化。当员工出现心理问题需要求助时,也可考虑给予一定的带薪假期等。

职场专家

十连跳反映人职不匹配

“非正常死亡事件频发,反映出企业在组织生涯管理层面上的缺失。”职场专家洪向阳认为,“尽管导致员工跳楼的原因比较复杂,但对职场环境的不适应和人职不匹配无疑是主要原因。”

对于“十连跳”事件的原因,舆论普遍分析认为,这些工人每天上班、下班、睡觉——这种“钟摆式”的生活,挤压着他们的私人时间,人与人之间变得十分孤立,哪怕同在一个宿舍的人,都是

叫不出名字的“熟悉的陌生人”。

中国职业规划师协会会长洪向阳以“十连跳”当事人之一、曾被作为“储备干部”招进富士康的卢新为例,24岁的卢新于2009年8月1日入职,成为制造部的工程师。认识他的人都说他开朗乐观、多才多艺,喜欢唱歌的他还参加过“快乐男声”海选。“很明显,卢新的职业兴趣及倾向与其在富士康的岗位极不匹配。”

“十连跳”,敲响了富士康员工心理健康的警钟,而这对于国内众多劳动密集型企业来说也同样值得警惕。洪向阳认为,企业应该重新设计自己的管理体系,充分关注员工的自我发展需求。


相关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