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审视新闻学与传播学的关系

2008年第2期

No .2 2008  暨南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Journal of J inan University (Phil osophy and Social Sciences )  

总第133期Sum No .133

 [收稿日期] 2007-05-26

 [作者简介] 董天策(1963—),男,重庆永川人,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常务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传播学研究】

理性审视新闻学与传播学的关系

董天策

(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广东广州 510632)

  [摘 要] 随着传播学的发展,新闻学与传播学以及相应的新闻教育与传播教育之间出现了某种程度的紧张,先后产生了不同乃至对立的看法:或主张新闻学吸取传播学来完善自身,或倡导用传播学来取代新闻学,或批评传播学统治了新闻教育。之所以出现这样的分歧,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对新闻学与传播学的异同缺乏深入的体认。由于新闻学与传播学之间的异质性与关联性相互交织,我们应当更加理性地审视新闻学与传播学的关系,促进彼此间的互动与吸取,使其相互促进、相得益彰,从而使新闻学与传播学获得更大的发展,不必人为轩轾,制造“你死我活”的无谓争论。

[关键词] 新闻学;传播学;学科关系

[中图分类号] G20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0-5072(2008)02-0131-10

一、讨论新闻学与传播学

之关系的历史回顾

  自1978年开始引进、介绍西方传播学以来,新闻学与传播学的关系就逐渐呈现在国人的学术视域中。这是因为要阐述什么是传播学,就牵涉到与新闻学的关系。早在80年代中期,就有研究者断言:“传播学重视理论研究,而新闻学重视业务研究;传播学以‘学理’为

重点,新闻学以‘术’为重点。”[1]

显然,这样的比较已涉及到新闻学与传播学的关系。

进入90年代,新闻学与传播学的关系成为学界关注和讨论的学科建设问题。1992年,王泽华在《新闻学和传播学之比较》一文中讨论了新闻学与传播学的异同,提出“新闻学是大众传播学的不同层次和分支,但传播学又不能代

替新闻学。”[2]

从此,新闻学与传播学的关系,特别是传播学能否取代新闻学,就逐渐成为人

们关注的问题。

1996年,喻权域《关于新闻学与传播学的

调研随记》写道:6月在成都出席第四次全国传播学研讨会期间,他利用会议空隙“与来自各大学新闻系、新闻研究所和报社、电台、电视台的学者专家,就新闻学与传播学的问题,交换了意见。”结果,“接触过的所有学者专家,几乎一致认为:不能用传播学取代新闻学。”[3]

作者就新

闻学与传播学的关系开展调研,且强调“不能用传播学取代新闻学”,显然包含了一个前提性问题,那就是学界已经出现了“用传播学取代新闻学”的观点。

检索有关文献,不难发现90年代中期确有一些学者提出了这样的看法。1994年,明安香在《新闻学向传播学的历史性发展》一文中写道,随着传播媒介的迅猛发展,“‘新闻学’这一传统概念和术语同其所研究的众多媒介对象、庞杂的传播实践相比,就像恐龙蛋同其破壳而出迅速成为庞然大物的恐龙一样,极不相衬、

理性审视新闻学与传播学的关系

相关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