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台湾新文学民俗描写中的“传统”与“现代”

原创论文

浅谈台湾新文学民俗描写中的“传统”与“现代”

摘要:上世纪50年代,台湾新文学诞生,在民俗描写中出现了三次高潮。第一次是在20—30年代,在“五四”运动的影响下,新文学对奢侈现象、封建迷信等丑陋恶习进行批判和揭露;第二次是在1937—1945年,日据时期,此时对于民俗的描写成为保存汉民族文化的手段;第三次是在70年代社会转型时期,民俗描写主题在“现代”和“传统”间碰撞摩擦。在本文中,笔者对新文学民俗描写中的“传统”和“现代”进行了分析。

关键词:台湾新文学;民俗描写;传统;现代

台湾民俗主要源于闽南,在民俗中保持着鲜明的区域特色。台湾文化是中华文化整体的有机组成部分,是中华文化具体的表现和存在形态。在新文化运动后,祖国大陆的传统文化和台湾的传统文化发展方向不同,大陆文化秉承对传统文化“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方针,提升了文化品格,而台湾文化以保存传统为基本特点,当“现代”的一些弊端暴露出来时,传统民俗的积极意义也日益显现。

一、殖民统治下新旧文学之争

闽台民俗和远古时代百越民族的文化有相似之处,无论是客家还是福佬,都尚鬼重巫,非常迷信,正如台湾杂咏合刻中所说“闽人信鬼世无俦,台郡巫风亦效尤”,虽然早在清代就有文人用儒家传统规范予以纠正,但效果甚微。即便到了日据时期,这种尚鬼的风俗也没有发生多大改变。真正冲击“媚鬼弃人”这种丑陋民风的,是1920年左右的新文化运动,台湾先进知识分子从新文化运动中吸取“科学”“民主”的精神,在台湾树起反帝反封建的大旗,新旧文化开始第一次交锋。在1924年,台湾连雅堂在《台湾诗乘》上为林小眉的《台湾咏诗》辩护,说“今之学子,口未读六艺之书,目未接百家之论,耳未聆离骚乐府之音,而嚣嚣然日:‘汉文可废,汉文可废’,甚而提倡新文学,鼓吹新体诗,秕糠故籍,自命时髦。吾不知其所谓新者何在,其所谓新者,持西人小说戏剧之余,丐其一滴沾沾自喜,诚陷井之蛙,不足以语汪洋之海也噫”张我军在《台湾民报》上发表文章指出连雅堂是反对新文学不知道新文学是什么,还指出连雅堂的言论狂妄而独断,没常识、没道理,等等。张我军后又发表《绝无仅有的击钵吟的意义》,他明确表示要从根本上扫除刷清,他要站在文学道上做一个清道夫。然后

浅谈台湾新文学民俗描写中的“传统”与“现代”的相关文档搜索

相关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