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藏区支教的那些日子里

在藏区支教的那些日子里

泸州市第二批援藏干部人才、乡城县中学支教教师王小平

星期一刚升完旗,学校便接到县供电局通知,将对硕曲路、县中学和县广播电视局地段的电路进行全面检修,中午12点开始停电,预计三天。因停电,学校食堂将无法运行,一千多学生的学习和就餐问题将无法得到保障。于是,学校临时决定从下午起全校放假三天,放掉的课由每周的星期天来补上,并报经了县教育局批准。

停电了,放假了,老师们、学生们一个个都回家去了。校园里又回到了之前暑期里的一片宁静。

放假对学生和老师来说本应是一件放松而又开心、快乐的事。而此时此刻的我却觉得心里空空的,好像要失去什么似的,不知所措。上课、辅导、和孩子们天天在一起尽管有些累,但我还是乐此不疲,也感到很充实,很快乐。孩子们刚刚步入学习正轨,山上的松茸也不太好捡了。三天的时间,孩子们回去也帮不了家里做什么,不如利用这些时间给我结对“亲戚”家的孩子们补补课吧。于是,我赶紧放下手中的碗筷,急忙跑去找我的孩子们。还好,他们还没离校,我便把想法告诉了他们。尽管他们想利用这两天放假的时间来好好玩玩,但他们相互看了看对方后,还是爽快地答应了。

下午,三个孩子像平常一样,带着书包,两点准时来到我的寝室里。我很高兴他们的按时到来,便让他们先吃点苹果休息一下,也顺便和他们聊了聊,想了解他们及父母这段时间的想法。性格开朗的罗绒占村说:“王老师来我们家好多次了,爸爸妈妈都说您人很好,除了在生活上关心和帮助我们,还给我的学习很大的帮助。爸爸还经常跟村里人说,我们占村遇上王老师很有福气。还对我说只要我好好学习,家里的事都不用管。”我听后,深感我的“亲戚”们对孩子教育的重视和期望,当然我更深知我肩负的责任。我又笑着对刚考上学校成都七中

网课教学班的罗桑格勒说:“格勒你也来说说吧。”格勒说:“我这次考上网课班,爸爸妈妈都很高兴。暑期里您给我们辅导了数学,大家都非常喜欢您。我爸说可惜王老师两年后就要回去了,如果能在这里多呆一年就好了,读初三时更需要王老师的帮助。”我笑着对格勒说:“没事,我们在这两年的时间里好好把基础打好,抽时间我也把初三年级的重点学科跟你拉一遍,先打好基础。”格勒点了点头,笑了。说真的,平时每当初一年级的孩子们给我提及两年后我就要离开这里,而不能陪同他们初中毕业的话题时,我都不知怎样说才好。我只是说些鼓励他们好好学习,国家对民族地区的政策会越来越好的话题,使他们能看到生活会更加美好的希望。这时占村的同学罗绒尼玛对我说:“王老师您是教计算机的,大家都说您讲数学还比我们数学老师讲得好。”我笑着说:“你们李老师的数学课我也经常去听,他讲得很不错。我们也经常在相互交流、学习。”罗绒尼马接着说:“我过去对数学我很怕,不想学,也没有兴趣。经过这个暑期王老师的辅导,我对数学有了兴趣。有王老师在,我对学好数学有了信心。”罗绒占村也接着说:“同学们都说王老师在我们没答对题时,总是微笑着说,没关系,好好学,不断地鼓励我们,从不骂我们。即使是作业没完成也不打我们,我们都很喜欢王老师。”看到他们很开心,我也感到欣慰。

快两点半了,我利用笔记本电脑里贮存的电能打开了电脑,调出了之前精选的两套数学题后,便开始了今天的辅导。孩子们学得很认真,也很在状态。两套练习题讲完了、又做了些在家里要完成的作业,今天的辅导也就结束了,当然电脑里的电能也耗得差不多了。总的来说,今天的效率很高、效果也不错。看得出孩子们有了很大的进步,学习的兴趣也更浓了,尤其是学好数学的信心也增强了。

兴趣确实是最好的老师。怎样去培养孩子们的学习兴趣和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呢?这也是我接下来要探索、思考的课题。

晚上,孩子们都回去了,我简单地吃了点东西就出去散步。因为没有电,快到晚上九点,我才开始返回学校。路过门卫室时,我顺便问了问门卫纳洼师傅还有没走的学生没有,他说都走了,只是行政办公楼的门没有关。

走进校园里,四周一片寂静。幸好,还有天空中悬挂的一轮圆月露出一缕光亮,借助微光我快步向寝室走去。路过男生寝室时,我放慢了脚步,看见大门紧锁。教师宿舍楼没回去的几位老师也早早地就寝了。两幢宿舍楼黑灯瞎火,显得异常清静。我用手机的光照着打开了寝室,一屁股坐在了床上,望着伸手不见五指的墙壁暗自发呆。这么早的睡,凌晨两三点钟就得醒了。晚点睡吧,又什么也做不了。可怕的、无尽的黑夜里,孤寂阵阵袭来,真让人难受。

自来到藏区,每天晚上我只能睡上三四个小时的觉就再以不能入睡了。睡不着时,那种翻过来翻过去,从床的这头睡到床的那头,眼睁睁的苦盼天明的滋味实在是不好受。记得有一天,一觉醒来,看时间已是五点过了,真的好高兴啊,一会就可以起床了!好!好!希望每晚都能这样!我太高兴了!太幸福了!

这一夜同往常一样,没有多大的改观,刚过四点就睡不着了,好不容易才等到了天亮。为提提神、打打精神,我还是同往常一样准备去校园里走走。没想头天晚上还是满天星星的,第二天一早却下起了小雨。我撑着伞来到办公楼前,见大门半开半闭,我便推了一下,只见一个卷曲着身子的男孩席地而坐,在他的旁边还放着一个书包和一桶吃过的方便面盒。看到我朝他走去,男孩便站了起来准备离开。我忙说:“你好,同学。我是来这里支教的王老师,在初一年级上信息技术课。放假了,你怎么没回家?”他没有作声。看见他穿着单薄的衣裳和瑟瑟发抖的身体,我又问:“昨晚你是不是在这里过的?需要我帮助吗?”他摇了摇头。我又说:“我的寝室就在你们寝室的旁边。该吃早饭

了,跟我到寝室时去吧,我们做点面来吃?”看到他羞涩而并没有拒绝的神态,我忙上前去拾起他的书包,让他打着伞,一块走了起来。为了让他放松,别不好意思,我总是找话问这问那。渐渐地,他那紧锁的眉头舒展了,也开始主动和我说话了。

来到寝室,我让他披上了我的上衣,先吃个苹果垫着,我便去煮面了。没想,这孩子还很懂事,也主动过来搭手帮忙洗菜、准备面条的调料。其间,我才知道,他叫洛绒彭错,是初三年级的学生,家在乡城县四区的正斗乡正斗村,离学校很远,来去要80多元的车费,加之现在学习也很紧张。所以,想利用放假这几天在学校好好看看书。没想寝室里都没有留人,大门也被紧锁了。下午找了管理员、找了班主任,都回去了,也没法联系上,便独自在校园的角落里看了一个下午的书,晚上买了一桶方便面就在办公楼道里过了一夜。

面煮好了,我们一边吃一边聊。我问洛绒还有两天是怎么打算的?他显得有些恍惚和无奈:“这两天我就去操场看书吧,看看有没有认识的同学来打篮球,有就去同学家住。”我说:“如果没碰到呢?”他便不作声了。我忙说:“这两天你就不用去担心了,在我这里吃、住吧,没关系的。你很懂事,老师很喜欢你。”他笑了,看得出他的内心如释重负,很开心。

我们吃过早饭,他将桌上碗筷拿去洗涮了,还将灶台擦洗得干干净净。八点半刚过一点,“亲戚”家来补习的孩子就来了。洛绒忙将披在身上的上衣脱下,放在了我床上,说了声谢谢老师就准备起身到外面去。我忙说:“洛绒,没事的,他们都来找我给辅导数学和物理的初一、初二的同学。”一开始他有点惊讶的样子,随后就很快地平静了下了,期盼地说:“老师,你能跟我辅导一下数学、物理和化学吗?”我说:“辅导数学、物理没问题,化学知识很多都忘了,我要先看看书才行。”他忙说:“谢谢老师,我有问题就来找您行吗?”我说:“当然行,你学习

和生活上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来找我,我很希望能给你一些帮助。我没课时,不是在办公室里就是在寝室里,都会找到我的。”“谢谢!谢谢老师!”他很感激地说,满脸露出纯朴、甜蜜、可爱的笑容。我想,这可能是藏区孩子急切渴望获得知识的一种自然流露吧。

此时此刻,放假之前心里那种空空荡荡,就像要丢失什么的感觉完全荡然无存了。本觉得停电后放假这些天会是过得平平淡淡、甚至寂寞无聊的,如今我却觉这几天得过得很充实、很快乐、很满足。真的,确实是帮助了别人,快乐了自己。事情虽小,但觉得很有意义,何况还是在藏区呢!

相关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