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的精神还是诗歌的哀悼

2007年12月2日下午,80后诗人雷坤强,在成都最繁华的路段春熙陆举行了自己的诗歌行为艺术,他光着上身,把写着自己诗歌的白色绸缎缠在身上,为“拯救诗歌,唤起人们对诗歌的再度认识和热爱”贡献了自己的上半身,这种行为,到底是一种为诗歌献身的精神还是对诗歌受到冷遇的哀悼?

从舒非苏的裸体朗诵得到的是一片掌声,扬黎下半身写作得到的是一片嘘声,如今雷坤强的上半身创作的诗歌能否获得同样的殊荣?小女子不敢下结论,但是,在他的这种行为当中,我们看到的更多的是一种对诗歌的执着精神和对诗歌没落的哀悼。

当人们朗诵他身上凝结着深情的诗歌和抚摸着那透过白绫所看到的那种精神时,人们到底是否为他的精神鼓掌呢还是哀悼?诗歌对于人们并不陌生,古代的诗歌流传至今人们还朗朗在口,就连代表着最广大人民利益的国家领导人也在国际的舞台上以诗歌明志,以诗歌增加人们对中国的了解。

诗言志,生活在社会最低层的草根诗人雷坤强也有着自己的志向,那就是把自己创作的诗歌告诉别人,让人们理解,让人们知道,愤怒出诗人,贫困也能出诗人,这就是诗人的精神。

诗言情,在当今诗歌沉寂的年代,沉浸于诗歌海洋中的雷坤强似乎看到了海洋的干枯,只是渺茫的海洋已经慢慢让人们忘却,雷坤强把自己的哀悼融入辽阔的海洋,毕竟微乎其微,但这种哀悼的感情却是不朽的。

寒冬腊月无遮掩,白绫纠缠万千言,绸上黑字诗歌祭,空留热血暖尊严。

纸钱飘洒醉人眼,当街朗诵千万遍,一代精神深为敬,满腹诗文有人见。

免费下载该文档:诗歌的精神还是诗歌的哀悼

诗歌的精神还是诗歌的哀悼的相关文档搜索

相关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