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南宋画家梁楷绘画风格嬗变的成因_钱锡仁

一种艺术风格的产生与变革,是与艺术家所处的社会和文化环境,以及艺术家个人的心性觉悟有着密切的关联,“艺术产生的存在环境可以从多方面来描述:从人的动物祖先和原始冲动、从他与自然的形而上学关系上以及从社会和历史发展的压力的角度。”[1]南宋梁楷的绘画风格的嬗变同样也是如此。梁楷的绘画由初期精于描绘外在形象、精妙飘逸的院体风格,到摆脱外相限制,而追求意象的水墨简笔绘画形式这一过程,也正是由于梁楷所处的时代环境和其个人心性觉悟所造成的。

一、南宋嘉泰年间的各种语境促成梁楷艺术形式的改变

(一)梁楷所处的社会文化环境

自靖康之难后,南宋王朝终于在有着很好生态环境的杭州稳固下来。杭州之地理与人文环境完全不同于风沙侵扰、战火连绵的北方,它有着充沛的水资源和肥沃的土地资源,加之很少受到战争的侵扰。基于这样的环境,南宋王朝的经济很快就发展起来。我们从画家马远的《踏歌图》中可以看到这点,这幅描绘南方农民庆丰收的踏歌习俗的风俗画,表现了宁宗朝时人们的生活状态,以至于宁宗皇帝还引王安石的诗句题于画的上方,“宿雨清畿甸,朝阳丽帝城,丰年人乐业,垅上踏歌行。”经济的繁荣和生活的安定,带来了各方面的进步,突出表现在思想文化方面,诗词创作较北宋又有变化和发展,朝廷一直贯彻北宋时的崇文政策,所以南宋文人仍占据了社会的主要位置。

但宋代的文人并没有因为崇文政策的实施而各个如意。中国的文人士大夫历来都受到各方的压抑,最为直接的压力是来自于官场斗争,这些争斗带来了诸多的烦恼。这种现象在表面看来国泰民安的宋代,同样表现得十分突出,例如北宋王安石的变法带来了一场官宦之间的斗争。这场斗争中最为不幸的要数苏轼了,他受累于官场争斗而几度被贬,《宋元学案・苏氏蜀学案》中说由于苏轼不得安于朝廷,郁抑无聊之甚,转而逃入于禅。官场虚幻促使文人学士参禅问佛。此时文人参禅问佛成为宋代文人的时尚,尤其到了南宋,文人参禅者更甚,以至宋高宗感叹道:朕见士大夫奉佛者甚。参禅问佛,使得南宋的禅宗有了进一步的发展。禅宗思想对文人士大夫有很大的影响。

(二)梁楷所处的艺术环境

梁楷为宁宗朝(1195-1124)嘉泰年间(1200-1204)画院待诏,宁宗朝时正是南宋马、夏水墨苍劲一派风格受到推崇的时期。马远光宗、宁宗朝时期画院待诏,他的画很被宁宗看重,当时宁宗曾在其画上题字,可见其画所受到的恩宠。夏珪是宁宗朝待诏、理宗(1195-1264)朝袛侯。 作为南宋院体的代表画家,马、夏的绘画风格,以马远的“马一角”和夏圭的“夏半边”为主要特色。马远擅长画山水、人物、花鸟,《图绘宝鉴》(卷四,宋南渡后)称他“种种臻妙,院人中独步”。夏珪亦擅长山水、人物,《图绘宝鉴》(卷四,宋南渡后)说他“院中人画山水,自李唐以下,无出其右者也”。马、夏之风来源于李唐,他们一改北宋绘画,尤其是山水全景式的构图方法,为一角半边的构图方法,所谓山之一角,水之一涯。在笔墨上强调水墨的变化,《图绘宝鉴》称赞夏珪“笔法苍老,墨汁淋漓,奇作也”。他们改变过去绘画中只重线描表现物象的方法,他们更重视水墨的变化,斧劈皴是他们最为代表的技法之一。他们的画面线条硬朗,有力度,画面水墨淋漓,既是南宋院体的代表,也代表了南宋山水画风。

(三)梁楷所处的交际环境

作为画院待诏身份的梁楷,与当时的文人、僧人有许多交往,他常出入禅林,常以听到的有关禅僧的故事,结合自己的体悟作画。在孙治《灵隐寺志》中有这样一段记载:宋妙峰和尚(1150-1235)住灵隐,曾有四鬼移之而出。梁楷于是画《四鬼夜移图》。梁楷有交往甚密的禅师,如北磵居简禅师(1164-1246),他同时也是一个文学家,当时他给梁楷的画作题过诗句,多首被录于《北磵诗集》中。如题梁楷画钟馗,并引“引鹤归云际”、“携琴过涧西”。三题中有诗句:“唤起胎仙细问伊,几时华表柱头归;一编玄草都收拾,种玉田东伴采薇。”[2]

二、社会文化环境影响梁楷绘画风格变化

南宋文化的发展,使南宋绘画十分强调意境和禅意。如以南宋四大家为代表的宫廷绘画就是诗画结合的例证,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马远《梅石溪凫图》,使人联想到“春江水暖鸭先知”的诗句。同样,观梁楷绘画,亦有禅意特征,如其《雪栈行骑图》也描绘旅行于雪坡山径间,意境深远。另一方面,禅宗的简洁而直了心性的修行方式,对绘画的形式产生了影响,此时绘画形式简洁明了,

论南宋画家梁楷绘画风格嬗变的成因

文/钱锡仁

摘要:绘梁凯绘画风格的最大特点是突破外形,以大泼墨简笔方法来画出意象图像,他注重意的表达。这种风格的嬗变来自于当时的社会和绘画语言环境,最终由某个人心性的觉悟来完成。

关键词:时代风格 原因 环境 觉悟

2014・7

45

论南宋画家梁楷绘画风格嬗变的成因_钱锡仁的相关文档搜索

相关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