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国运动的伟大意义

太平天国运动的伟大意义

不知从何时起,中国开始流行一股颠覆风。颠覆传统、颠覆信仰、颠覆道德、颠覆评论——甚至颠覆历史。我并不是一个老人,不是所谓的旧势力的代表。相反,我也是眼下正活跃在各个领域里的80后的一员。我从来就不反对变革,不反对改变一些错误的认识。可是,当这一切越演越烈,似乎要颠覆一切固有价值观时,我不得不表示质疑:他们想要干什么?



我写这篇文章是要说说太平天国,因为最近看了一篇指责太平天国运动的文章,心中憋的慌,不得不拾起笔,说点什么。



首先请注意,我是为太平天国农民起义反抗压迫运动辩护



说到这,我就不由得生出感慨。以前在学校里,我也和很多人一样,总觉得哲学纯粹是吃饱了没事干,玄而又玄的课程。可是如今才发现,这么多人实在是缺乏对问题的哲学思辨能力,他们看问题总是简单化、片面化、绝对化、冲动化,而不是辩证的、发展的、客观的、深入的看问题。总喜欢由一个人、甚至某个人的一件事而得出结论说这个人所从事的整个事业都是毫不足取的。



可悲,可叹!如果中国的决策权被这样一批目光狭隘、浮躁冲动的人所掌握,我真的为国家的未来不寒而栗。



言归正传,我们继续聊太平天国。



我对于太平天国的贡献,功在鼓舞民众反抗压迫,创立太平军(当然这其中还少不了冯云山等人的协助),我在这里,着重是要讨论洪秀全所领导的太平天国运动,到底是不是如某些人所言的,一场历史的大倒退,对社会生产力的大破坏呢?



首先,我要严厉的驳斥那些指责太平军是邪教组织的无知之人。事实上,宗教在太平军中到底有多大的影响力呢?



我不否认,下层的许多太平军战士对天父之说是畏惧并信仰的。但是,他们参加太平军、参加战斗,绝不仅仅是因为相信上帝。中国从来就不像中世纪的欧洲那样,具有宗教主宰一切的社会氛围。相反,中国自古以来就有浓厚的现实主义社会温床,劳动者求神拜佛与其说是虔诚的信仰,其实大多数是求得个心理安慰。世俗思想一直在数千年中国历史中占据主流。在这种环境下,广大的人民可能仅仅为了个心理安慰就成千上万的加入到他们每一个人都心知肚明的与朝廷作对,会灭九族、万劫不复的太平军中去吗?



事实上,某些人总爱引用当事人之一方的观点,说什么那是被“裹挟”而去的民众。可是,你们如此的相信清方的文献记载,为什么就不肯相信在另一方立场上的观点呢?这明显有失公允嘛。



翻开厚厚的清方档案,以及参与其事的英国

等国的相关文件,充斥着类似的对太平军、太平天国的指责。可笑的是现代社会却有一大批人,反而以此为“确凿的”证据,指责太平天国是一群十恶不赦的乌合之众。试问诸君,这种从敌对者手里拿来的充满敌意的文章,可信度就那么高吗?想想内战时期,国共双方的互相宣传诋毁,其中有多少可信之处?


太平天国运动的伟大意义


由于呤唎是从当时的清方统治区进入太平军统治区的,因此他对于这两边的不同对比,有着极为深刻的感受。他指出,在满清封建统治束缚下的人们,希望和精神被压抑,被摧毁,表现得蠢笨、冷淡,充满奴隶般的态度。而在太平天国占领区,“由于他们在身心两方面都摆脱了奴隶地位的缘故”,整个品格也显出了令人吃惊的优越性,尤其是妇女,由于在太平军治下,地位极大提高,扬眉吐气,外貌也明显比清方的妇女开朗、亮丽。太平天国“废除了鸦片、卖淫”,更没有苛捐杂税。呤唎本人曾经在清方与太平军之间做生意,即从太平军那收购蚕丝,再从清方购买粮食运到太平军那里。他自述:在清方,一路上遇见大大小小十几个关卡,无不任意勒索,抬高税价,且散兵游勇到处出没打劫。而在太平天国占领区,只交一次入境税,即畅通无阻。(这一点,即使在清方,也不得不在《海角续编》一书中简单的予以肯定)。这个呤唎,由于亲自感触颇深,最后毅然加入太平军,并最终携自己的英国女友一起,战死在太平军中。



再说一直被某些人津津乐道的太平天国对社会生产力的破坏问题。我们知道,太平军占领了中国最富庶的地区,从1860年后,所有的产丝区和大部分产茶区都在太平军管辖内。要判断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我们不妨直接考察一下这期间丝、茶的产量。而这些由于是出口物资,因此是有案可查的。在太平天国定都南京前的八年中,中国每年输出蚕丝不超过26000包。1860年6月,太平军占领蚕丝重要产地苏州,嗣后又克另一产区嘉兴,到1861年5月底,这一年时间中蚕丝输出量却骤增到88754包,而且每一包都来自太平天国领地。而数年后,当清军反攻,太平军被迫从产丝区撤退后,产量立刻下降一半。那么,谁在破坏生产力,谁在发展生产力,是否一目了然?



至于江南人口减少,归结到太平军头上更是冤枉。如呤唎所说,清军占领无锡后,屠杀平民六千人以上,罪名就是他们是太平天国人。(某些人热衷于说太平军屠杀了多少所谓地主绅士,可是对于被屠杀得更多的太平天国普通百姓,为什么却不见一个有良心的站出来为他们说话?因为身份低微,他们的生死就可以不论了吗?)




呤唎继续说道,在他返回上海的路上,亲眼见到数月前那些还在太平天国管辖下繁荣兴旺的村庄,都被清兵焚掠殆尽,清军足迹所至,尸横遍野,十室九空。他还自己做了个统计,从1860年到1864年,太平天国军民,为清军所杀的人数,在200万人以上!



这些,我想绝不是杜撰吧?因为我们大家都清楚的知道,是谁说的“打下南京,纵兵三日”,都知道《投名状》里清军高呼的口号“抢钱!抢粮!抢女人!”在这事实昭然若揭的证据面前,还要把江南的萧条归罪于太平军,不是打自己嘴巴是什么?



呤唎还一针见血的指出那些反对太平天国运动的欧洲人是“一切与鸦片贸易有关的人(太平天国严禁鸦片),一切代表额尔金对华政策的英国官吏,一切唯利是图的商人和外国雇佣兵。”而为数并不少的太平天国的外国朋友则是那些“心胸博大,关心人类疾苦和被压迫民族的幸福的人,以及那些并不热心鸦片贸易的公正商人。”



还有人埋怨太平军起义耽误了中国近代化运动。真是笑话,且不说太平军运动爆发的真实起因是民不聊生,活不下去了。就说这洋务运动的一批骨干,有哪个不是从镇压太平军中起家的?正是这场伟大的运动,间接导致了洋务派的浮出水面,开始影响中国政局。



最后,我还不得不满怀敬意向太平天国的英雄们致敬。在那千千万万为了摆脱卖儿卖女的奴隶地位,为了不再匍匐于邪恶奴隶主的脚下乞食,为了不再低人一等、饿死街头而奋起反抗,试图建立新社会的太平军中,却涌现出了成千上万的英烈,他们的事迹与日月同辉!林凤翔、李开芳、冯云山、陈玉成、林启荣等等一大批响亮的名字,照亮了满清黑暗的天空。我们看到了九江城的全城壮烈逊城,看到了陈玉成的宁死不屈,看到了太平军余部千里回马枪,擒杀僧格林沁的伟绩,看到了那一个个打着绑腿,放开缠足,解散奴隶标志辫子的男女老少,在天京城里投火自焚,也绝不再当奴隶……没有他们,清的一页将黯淡无光,中华民族的铮铮铁骨也得不到传承。



俱往矣,我无意美化这场农民起义反抗压迫运动的方方面面,可是也决不容许玷污、颠覆它的伟大。正如同我们不能因为空想社会主义者的不切实际而把他们的所作所为乃至他们的美好理想都贬得一无是处。可是我们应该知道,那成千上万的太平军战士们,他们的目的,原来是为了不再卖儿卖女做牛做马当奴隶,是为了心中的理想而来的!上帝是什么?不过是一个符号,一个代言人,不过是找个符号撑门面,而骨子里是争生存、求发展的正义抗争。



太平天国运动的真正代表应该

是那些扬眉吐气的被奴隶主残酷压迫的人类的代表太平军们!



不多说了,历史自有公正的评价,相信大家的良心亦有公断。


相关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