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汉良-星象本纪(信报十一月专栏共20篇)

(星象本纪.一)

玄学并非科学(叶汉良)

2010年11月1日

十一月登场

叶汉良

玄学并非科学

笔者是一个无聊的人,几十年来,书算是读了一点,但从来不懂得怎样反馈,所以是一个只吃不赖的人,白读了书。不过,有几条题目,我是开灯熄灯地把玩了好几十年,有时用来自娱一下,能力倒还是有的。我闲来看看别家出手,倒有笑得人翻马仰的时候。

譬如说,电视台很喜欢做一些风水命理之类的节目,理由无他,乃因为多人看。不过,制作这种节目的动机,一如其题材本身一样,非常之玄。那是因为它一方面很受欢迎,一方面也颇遭非议;我不能够说这类节目很有争议性,因为这样说,会做成一种抬举的语气,那并非我的原意。这种节目一方面受欢迎,一方面被非议,两方的支持者,其实都没有对对方的题目有足够认识,甚至对自己的题目也没有足够把握,颓兵交锋,自然不能提供什麽精辟的见解和阐明立场,人云亦云者多。故此,正反两方出言,都只表现出其虚伪和非理性。这种精神模糊的虚妄状态,反映于这种节目完场时,总要打出一行「玄学并非精准科学」的字样。

这行字句本身就已经很玄。为什么要说「玄学并非精准科学」?为什么不说「玄学并非科学」?为甚么不说「玄学并非哲学」?或者「玄学并非人类学」?或者「玄学并非心理学」,et cetera, et cetera,却偏要和科学挂钩,还要加上「精准」一词,然后再挂上一个负值。真玄!

其病源很容易确诊,道理也实在简单。笔者读那些坊间的命理书,由清末读到近年,江湖术士都前仆后继地说要把命学(我不说玄学,免得与魏晋玄学混淆)科学化,而也果然有些傻呼呼的才子、文化人和作家们,拿着三几招式的科学说便陪他们胡闹。为什么要说三几招式和胡闹?因为双方都没有弄清楚题目(Subject Matter)就混战,显然也没有认识清楚什么叫做事情的管辖权(Subject-matter Jurisdiction)。搞命理的人热中搞预测,如果命理学有任何能预测的功能和成就,其处理对象都是对人,不是机器。人是有文化活动的动物,文化活动呈现的是一个开放而动态的系统,人的行为可以随某种形式(Pattern)和模型(Model)而再现,但不存在方程式的、可重复的「精准」预测。

一部科技产品如洗衣机者,可以让人准确预知其行为,人便很不可能。大概我们都将一条研究人的题目,理解成研究智能逻辑洗衣机的准确功能一样地胡闹了。

(星象本纪.二)

「科学」也有玄

笔者学过一点命理,但最不愿意和别人争辩,尤其是和那些声称只持科学立场的人争辩,他们的人文学科修养一般都贫乏。

相关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