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道才书法艺术鉴赏

童道才书法艺术鉴赏

文章来源:萍乡市书法家协会【大中小】时间:2011-8-30

传统书法艺术,今日大放异彩。众多业余习之者亦可观,不啻专业受训者。艺术的传承,需要更多人的努力!

法官童道才先生,在从事法律工作之余潜心书艺、孜孜以求,用功之勤,友人戏之曰:“军训”,每天习练五、六个小时,令人敬佩。正是如此,近两年内突飞猛进,成绩斐然,多次在省、市、全国大展赛中获奖。

清代碑学,既是对书法艺术疆域的拓展,也是对晋唐笔法的颠覆。割断了笔法的传承,淡化了笔法的概念,可叹可叹!而保留了二王笔法的智永、赵吴兴,大都漠然视之,岂不可悲?

道才先生自习之余,多方拜师访友,并参加《中国书法》刊授学习,探讨传统笔法,对智永禅师、松雪道人诸帖认真临习,解析运笔之法,得其门径;若假以时日,定能登堂入室。

中国艺术,素不以“技”为指归,而是由“技”悟“道”,舍筏登舟,最后到达艺术的彼岸。道才先生法律本科毕业,继读法哲学研究生,多年的法官生涯使其对法律、哲学、社会有独特的感悟,曾有三十余篇法学论文在国家级刊物发表,并多次获奖,足见其人生体验与个性悟性之深。书法艺术,是以徒手的点线表现诗情与乐律,一定要有古典文学的基础,社会的阅历,才可能寄意深远。铁画银钩,须从感悟中得来。由技法悟道,有个心里基础,一要学养深,二要心态好。在加强名帖的学习、不断锤炼笔法的同时,培养激情、培养浪漫的想象力是必不可少的。要表现什么?如何表现?这重在一个“悟”字!中国传统的儒、释、道对艺术的影响至巨,需从此处悟入,最后写出激情满纸,令人手之舞之足之蹈之的作品。

道才先生工作、学习、生活都处理得很好,在明窗净几之下,闻鸟语花香,怡然自得;奋笔于纸,自觉悠哉。他感悟书法之美在于节奏起伏,结体自然,墨色多变,线条富有弹性,笔法协调流畅,神韵合一;习练书法应本着诚实的态度,循序渐进,多练多读古贴,吸取众人书技之精华,而后开拓创新。一个业余习书者能有如此领悟,吾敬佩之余,期有大成。

任何艺术,贵在推陈出新。以道才先生的努力,必能实现自己的艺术追求:“雅俗共赏,力求传统性与现实性相结合,并充分展示其个性,融线条美与深遂的内涵完美合

一。”

书法艺术的辉煌历史与审美流变

(2012-05-07 07:01:55)

转载▼

分类:书法理论

标签:

杂谈

书法艺术的辉煌历史与审美流变

甘肃省书法家协会林涛

世界上有各种各样文字,为什么唯独汉字的书写何以发展成为一门独特的艺术呢?我认为,汉字的书写成为一门艺术,它有两个先决条件。一是汉字独特而丰富的构造。从汉字的起源就赋予了它空间构图美的特征。汉字从象形而来,它的起源具有图画的特征,图画就具有立体美的三维空间。二是毛笔的发明和使用使汉字成为艺术进一步确立。用毛笔来书写汉字,为本来立体化的汉字结构和点画线条赋予了丰富多变的形态和神韵。今天,我给大家讲两个关于书法艺术的问题。一是书法艺术的历史文化传承,二是书法艺术的审美流变与鉴赏。

书法艺术的历史文化传承

书法是汉字的书写艺术。它不仅是中华民族的文化瑰宝,而且在世界文化艺术宝库中独放异采。汉字在漫长的演变发展的历史长河中,一方面起着思想交流、文化继承等重要的社会作用,另一方面它本身又形成了一种独特的造型艺术。在秦汉以前,毛笔和纸张尚未发明,汉字由刻画符号、象形图画,不论是用锐器刻在甲骨上,还是铸造、镌刻在青铜器皿上,更多地体现的是汉字空间的构图艺术性。从秦开始使用毛笔到汉代后期纸张的发明和使用,人们开始探索毛笔在纸上书写汉字点画的奇妙效果,丰富多彩的形态和变化莫测的神韵,以相传最早的蔡邕的《九势》、《笔论》到魏晋卫夫人的《笔阵图》及王羲之《题卫夫人<笔阵图>后》、《书论》、《笔势论十二章并序》、《用笔赋》等,详尽而深入地论述了如何使用毛笔塑造丰富优美的点画形态和如何使用毛笔表达点画线条的力感、动感和神韵。从而将汉字的书写推向了艺术性的巅峰。王羲之在钟繇楷书的基础上将楷书进一步成熟化,代表作有《东方朔画赞》、《乐疑论》、《黄庭经》以及王献之的代表作《洛神赋玉版十三行》将楷书推向艺术高峰。王羲之在张芝等人草书的基础上将草书进一步规范化、成熟化,代表作有的《十七帖》、《寒切帖》、《初远帖》以及王献之的《鸭头丸帖》、《中秋帖》、《十二月帖》等,将草书推向了艺术高峰。更为可贵的是在楷书与草书二者之间开创了既宜辨识又能充分表达性情的行书,代表作为古今中外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被誉为天下第一行书的王羲之《兰亭序》。王羲之也因此奠定了书法艺术长河中的“书圣”

地位。继“二王”之后,楷、行、草三体作为主流书体代代相传。唐太宗李世民对“二王”书法的推崇。出现了群臣皆习“二王”的局面,以初唐四家“欧、虞、褚、薛”为代表的书家将楷书再次推向艺术的高峰。中唐张旭、怀素、孙过庭诸家又将草书推向了一个新的历史高峰。宋四家“苏、黄、米、蔡”为代表的书家将行书再次推向艺术的高峰。至此,历史上再无书法艺术的艺术高峰,只是代代传承,这种传承与先贤“二王”相比,首先是笔墨技巧上无法超越。甚或有一定的距离,但是又融入了时代精神和个人情趣的元素,成为各个历史时期的代表。

元代虽然在政治上受异族统治,然而在文化上却被汉文化所同化,故而书法传统并没有因此而终结。与宋不拘常法的意境追求不同,元朝之意表现为刻意求工的形式美的追求,所以苏轼标榜的是“我书意造本无法”,赵孟罟拇档氖恰坝帽是Ч挪灰住保罢咦非舐室庵猓笳咔康饔幸庵狻W莨墼榉ǎ涑删痛笳呋乖谡嫘胁菔榉矫妫悦项、鲜于枢是这一时期代表书家。他们主张书画同法,注重结字的体态。但元代书坛纯是继承晋唐,没有自己的时代风格。由于士大夫清玩风气和帖学的盛行,影响书法创作,所以,整个明代书体以行楷居多,未能上溯秦汉北朝,篆、隶、八分及魏体作品几乎绝迹,而楷书皆以纤巧秀丽为美。

清代后期,篆隶兴起和康有为倡导的碑学运动,涌现出一批研习篆隶魏碑者,将秦汉魏晋时期的金石文字鲜活地呈现于宣纸之上,开创了篆隶、魏碑的艺术新天地。然而为时不长,辛亥革命推翻了两千年的封建帝制,同时推翻了科举制度,书法不再是科举录用人才的一个指标。不仅如此,受“五四运动”、“洋务运动”、“白话运动”、“汉语拉丁化、拼音化”等新思潮的影响,钢笔代替了毛笔,中国社会文化急速西化,书法的实用性逐渐消退,支持传统书法的儒学价值核心及审美标准发生了很大的动摇和改变,紧接着的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文化大革命等历史运动,使原有的书法承传发生了断裂。

在当今民族文化复兴的时代,最大的困境就是对传统经典的继承,然而又缺乏对传统经典深入研究的大师级传授者,大家都在摸着石头过河,并且很多人对传统经典的研究信念不坚定。在缺乏坚实的传统实力的情况下,“现代书法”、“丑书”、“流行书风”潮起一时。令人可喜的是经过三十年书法界的动荡和探索,书界的思想基本上统一到重视对传统经典的研究继承上来了。书法教育兴起,持久的书法热潮使更多的国人投入到书法复兴之中。2009年11月,中国书法申请《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获得成功,是中国书法史上的一件大事,可喜可贺。静下心来想想,“申遗”的目的是什么?“申遗”成功之后该怎么做?毋庸置疑,“申遗”的目的是将面临灭绝、遗失的瑰宝,引起全世界人们的关心、重视和保护,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最好的保护就是要全面深入广泛的继承,并代代相传下去。这是一个热爱中国文化、热爱书法艺术者的历史使命。虽然大家都在继承,但继承的深度和精度还远远不够,包括我们这个时代的大家都还需要在这两个方面下功夫。

书法艺术的审美流变与鉴赏

当代书法大师沈尹默说:“世人公认中国书法是最高艺术,就是因为它能显示出惊人的奇迹,无色而具画图之灿烂,无声而有音乐之和谐,引人欣赏,心畅神怡。”一幅优秀的书法作品总会如诗若画似音乐,引人欣赏,令人悠然意远,洒然神畅。但这并不是说,每个人都能从中获得美感。正如马克思所说:“如果愿意欣赏艺术,你必须是个有艺术修养的人。”书法艺术的鉴赏应该是多层次、多角度的心理体验,它会随着时代特点、书家的艺术追求、作品本身的艺术高低、鉴赏者的个人差异的不同而产生不同的心理体验和鉴赏效果。要高层次的鉴赏一幅书法作品,我人为必须了解以下几个方面的内容。

一、不同历史背景下的艺术追求与审美趋向。

书法艺术之美是中国传统美学大观中一颗璀璨的明珠,是中国艺术的核心,不懂书法美学很难说真正懂得中国艺术和中国美学。汉代是书法兴盛的时代,是各书体孕育成熟的阶段,书写工具的不断改良、完善,书法理论创立的时代。扬雄之“心画”说、许慎之“象形”说,崔瑗的《草书势》、赵壹的《非草书》,蔡邕的《九势》、《书论》。汉代标举的“尚意”、“尚象”成为中国书论雄视百代的重要思想,而尚气则成为汉代书法的美学特色。

钟繇提出了“用笔者天(界)也,流美者地(人)也。”的思想,卫夫人(卫铄)的《笔阵图》强调了点画的笔力、筋骨肉,“善笔力者多骨,不善笔力者多肉,多骨微肉者谓之筋书,多肉微骨者谓之墨猪。多力丰筋者胜,无力无筋者病。”同时也强调了书法的意向,特别是书家在完成各种点画之前的胸臆,“如千里云阵,隐隐然其实有形;如高峰坠石、磕磕然实如崩也;陆断犀象;百钧弩发;万岁枯藤;崩浪雷奔;劲弩筋节。”王羲之更是尚韵重意,提出“意在笔先”的美学思想。晋人风度一变汉代大气磅礴、森严整饬之风,而追求意趣韵味,追求动态之美,错落之美,蕴蓄之美。

羊欣承继“二王”首开尚神的审美风尚,他评骘书家,以“肥”、“瘦”、“骨势”、“媚趣”论,张扬一种刚健洞达的精神,使“骨势”、“骨力”、“骨气”等范畴成为中国书法美学的核心范畴。而王僧虔同样张扬“笔力惊绝,劲健飞动”的书风,提出“书之妙道,神采为上,形质次之,兼之者方可绍于古人。以斯言之,岂易多得?必使心忘于笔,手忘于书,心手达情,书不忘想,是谓求之不得,考之即彰。”的书法理论。庾肩吾《书品》标举“神品”,开后世以“神、妙、能”三品论书之风气。

隋碑既保留了北朝雄放粗犷之风格,也吸收了南方的俊秀柔丽之气,成就了文质兼并、刚柔相济之书风。隋代尽管短暂,可继往开来之功不可忽视,隋碑下开唐风,欧阳询、虞世南皆由随入唐,在隋碑的基础上开创了初唐楷书的新局面。

唐人完善了楷书法度,为后代学书者树立了楷模,隋僧智永之“用字八法”、欧阳询的“八诀三十六法”等理论中,标志着楷书的成熟。太宗皇帝对“二王”的重视,晋人尚意重韵的思想在初唐也极为盛行。

唐人严峻法度的束缚,宋人已不愿意继续,旨在摆脱这种束缚。宋人尚意欲摆脱法帖的束缚,摆脱技法对人的性灵的束缚,他们重视性灵在笔墨中的发挥,

讲求笔情墨趣,表现自己的人格、学问与精神。米芾在《书史》中说:“要之皆一戏,不当问拙工。意足我自足,放笔一戏空。”充分表达了宋代书家不计工拙,在自由的挥洒中书法精神的自由,并视为人生之乐。

元人尚态,崇尚精心结撰字的形态,认为结字形态是书法的一大重要因素。赵孟钭硇挠谧中谓峁梗浔氏碌难琶男闳笞痔澹挥为“赵体”。受赵的影响大多数书家都重视结字形态。崇尚遒媚,不再像宋人不计工拙,以戏出之。

明人普遍重视书法的审美价值,一般都取法晋人与赵孟睿恼髅鳌⒆Vι健⑼跏勒甑热硕剂η箦倜姆绺瘢岢橇τ胱嗣牡慕岷希髡挪皇Хǘ鹊幕∩狭钍榉ň哂幸旁稀Q钌鞯氖榉姥В煳嫉摹懊氖ぁ彼担跏勒甑摹肮叛拧彼担镨k的“天趣”论,项穆的《书法雅言》,董其昌的书法美学,李日华的“性灵”说等,都充分展示了明人崇尚天趣的品味的艺术思潮。

清兵南下犹如一股强大的洪流冲垮了病态的晚明流俗,如兴于明季的市井文化与土人放浪形骸的风气也随之烟消云散。清初学风大变,顾炎武首开实事求是的朴学之风。至于清代书坛,以嘉道为界线,将清分飞前后期,清代前期称之为帖学期。清初书法实以遗民之书为代表,如傅山、朱耷,顾炎武等人都欲以书法表现其勃郁之心胸,寄托对故国离黍之思。卓然成家,各具面目。至如王铎等人虽身仕二朝,其书风也能别出明人飘逸秀丽之外,不乏古朴苍劲之气。嘉道以后,中国社会进入动荡巨变时期,西方思想随着洋人的坚船利炮输入了古老的中华大地。书坛总的趋势是碑学盛行,晚清碑学兴盛是自清初以来重碑风气的延续与发展,至阮元的《南北书派论》、《北碑南帖论》鲜明地提出了尊碑抑帖,重北轻南的主张,包世臣应之于前,康有为读之于后,《艺舟双楫》、《广艺舟双楫》成为碑学派的理论宗法。一时书家辈出,何绍基、张裕钊、赵之谦、吴大徵、杨守敬、沈曾植等人除取法篆隶外,无不从北碑中汲取所长,从实践到理论充分展示汉隶古朴天然的美学趣味,彰显六朝碑刻的艺术价值。

二、书家个人的精神追求与艺术风格。

古人说:“言为心声,书为心画。”一件书法作品,无论它是具有社会的崇高目的,以共性见工也好,还是书法自我的闲适心情,以个性见长也好,在笔墨线条的流传间,总是会流露出书家的秉性和心迹,从而表现为不同的审美风格。甚至同一位书家,在不同的场合,因不同的心绪而创作的不同书法作品,从内容到形式,其审美的风格,也总是会有相应的区别。因此,对于书家,特别是那些有名的书家,如果能尽可能充分地认识他的“人”,在欣赏其作品时,必然能帮助我们更深刻地把握作品的艺术创造性之所在。比如,同是“尚韵”的晋代书法家,王羲之的作品在艺术风格上倾向于平淡流利,而王献之的作品,则倾向于张扬飞动。这当然与技法上的不同有关,“大王”用内揠圆笔法,而“小王”用外拓的方比法,其二人在用笔上的不同与其不同的精神追求和艺术风格有关。

三、丰富多变的精美点画与富于活力的生命线条。

孙过庭《书谱》中对书法艺术的点画做了精到的描述:“观夫悬针垂露之异,奔雷坠石之奇,鸿飞兽骇之资,鸾舞蛇惊之态,绝岸颓峰之势,临危据槁之形;或

重若崩云,或轻如蝉翼;导之则泉注,顿之则山安;纤纤乎似初月之出天涯,落落乎犹众星之列河汉;同自然之妙有,非力运之能成;信可谓智巧兼优,心手双畅;翰不虚动,下必有由:一画之间,变起伏于锋杪;一点之内,殊衄挫于毫芒。”英国画家荷迦兹在《美的分析》一书中指出:“直线和曲线结合起来,这就使单纯的曲线更加多样化,因此有更大的装饰性,……波状线,作为一种线条变化更多,由两种弯曲的相对照的线条组成,因此更加美、更加吸引人。……蛇形线赋予了美的最大魔力。蛇形线是一种弯曲的并朝着不同方向盘绕的线条,能使眼睛得到满足,引导眼睛去追逐其无限多样的变化,它的全部多样化不能在纸上用各种不同的线条来表示。而不得借助于我们的想象,……这不仅使想象得以自由,从而使眼睛看着舒服,我把它叫做动人心目的线条。”中国书法中行草书的线条正为上述的那种“蛇形线”,赋予了生命的活力,历代书家对此都有形象生动的比喻。如“草圣最为难,龙蛇竞笔端。”(王羲之《草诀歌》)“疾若惊蛇之失道,迟若渌水之徘徊。缓则鸦行,急者鹊厉,抽如雉啄,点如兔掷。乍驻乍引,任意所为,或粗或细,随态运奇,云集水散,风回电驰。”(萧衍《草书状》)“草如惊蛇入草,飞鸟入林,来不可止,去不可遏。”(宋曹《书法约言》)

四、严谨又变幻的空间构成。

书法作品具有平面视觉艺术形态的特征,是诸种造型形象的组合。如文字符号、题款、钤印、书写格式、墨色变化、宣纸的色彩肌理等诸种形象(要素)。书作者按照美的形式法则形成最佳组合,体现最美的空间构成艺术。我们知道平面构成中所谓空间上的点、线、在亦无确定的临界点,正是各种形象的变化、互动,构筑出了“美好的旋律”,书法作品上的空间构成美也正是由点、线、面、色彩、肌理等形象的变化生成了空间。由普通的汉字点画、线条、题款、印章、墨色、纸张等构成出空间艺术形态,由普通的构成形象创造出美的形态,并质变成最美的空间艺术。清代书法理论家笪重光《书筏》中云:“黑之亮度为分,白之虚净为布。”这体现他对书法作品中空间构成形象的重视,书作者只有把诸种构成形象当作一种“黑”与“白”关系进行处理,才能在“有墨处见神采,无墨处见意趣”。

五、气韵生动的五彩水墨。

笔墨意象使书法作品线条随时间性的展开而转换成空间形式,又使人于空间形式中体悟到时间的流动。这种时空的转换点画线条、结字排列和章法布局产生无穷变化,使书法作品成为精、气、骨、肉、血无一不备的生命意象,在这种各种因素综合中,来体现书家的创作风格。

六、元气氤氲的和谐篇章。

中国的传统美学讲究和谐、变化、自然、统一,在书法章法中主要表现为疏与密、聚与散、粗与细、正与欹、静与动、虚与实、开与合等矛盾的对立统一。如颜真卿所书的《裴将军诗》,表现正与欹、粗与细、聚与散、静与动;苏东坡《黄州寒食诗》表现疏与密、大与小;米芾《箧中帖》表现动与静;孙过庭《书谱》出现的聚与散;怀素《自叙帖》开与合等等。书法作品中的结体章法,是以笔墨点线巧妙地分割纸面的空白,使有墨处呈现出牵丝、仰俯、向背、疏密、长

短、参差等变化之美;空白处浩渺无际,荡漾着一股灵虚之气,蕴涵着无穷的意象,使作品超越有形的形质,而进入一种无形的境界之中,它提供给欣赏者的是自由想象和驰骋情感的心理空间。意境之美作为书家和欣赏者共创的心灵空间,它的深度、高度都是广阔无垠、无穷无尽的。因此,它的审美时空具有无限性。如唐代书家张旭的狂草作品《古诗四首》,其线条翻滚流转,左摇右荡,使字的结体纵横驰骋,虚实相生;其章法跌宕起伏,变幻莫测,满纸云烟。庄子以“庖丁解牛”的故事,展示了一个升华了的艺术境界,说明技近乎道,应依乎天理,顺应自然,方能“游刃有余”。可见,书家掌握精湛的艺术技巧是实现简逸玄淡的艺术符号的重要手段,技巧的实践是书家主体内在的艺术思维活动外化为艺术作品的运作过程。气韵生动、意境深邃的书法作品离不开独具匠心的巧妙运筹,精湛的技巧是书家艺术成熟的标志。如唐代书家孙过庭笔法丰富,技巧精湛。其书法作品《书谱》笔画线条具有古朴自然、流畅飞动之美;结体变化自然,“违而不犯,和而不同”,体现出毫无雕琢痕迹的质朴自然之美,书法艺术作品中的线条随着浓淡、干湿的墨色和轻重、疾涩的用笔变化,产生了俊秀潇洒、天真烂漫,平淡旷远、含蓄蕴籍的艺术美。章法就是一幅作品字与字、行与行之间是否疏密得当,大小相宜。一幅书法作品,能表现顾盼有情、精神飞动、全章贯气的艺术效果。知书者观章见阵。章即章法,是欣赏书法艺术的总体表现;阵是布白,即书写以外的空白之处。就章法而言,一点乃一字之规,一字乃终篇之准。通篇结构,引领管带,首尾相应,一气呵成。

书协:传承比申遗重要别让书法教育“溜边走”

2010-11-24 07:50:36来源:光明日报作者:张玉梅

摘要:书法,中国文化的代表性符号;书法教育,中国传统美育的基础,传承着中华民族的历史与文化。 2009年,中国书法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与其他传统文化一样,随着科技进步和文化生态的变化,书法面临着如何参与当代生活、当代文化建设和培养后继人才的现代转…

书法,中国文化的代表性符号;书法教育,中国传统美育的基础,传承着中华民族的历史与文化。

2009年,中国书法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与其他传统文化一样,随着科技进步和文化生态的变化,书法面临着如何参与当代生活、当代文化建设和培养后继人才的现代转型问题。

书法至简,笔墨纸砚;书法至繁,承载丰富的文化内涵。在我国的中小学校里,书法教育的

“边缘化”已成为不容忽视的现实。如何探求切实而有效的途径,让书法教育走进课堂,让书学融入基础教育,这不单为中小学素质教育所需要,更是关乎传统文化弘扬的迫切课题。

边缘、冷遇——书法教育的尴尬

2010年全国“两会”上,政协委员苏士澍、欧阳中石和王明明提交的《关于加强青少年汉字书写教育》的提案,剖析了中国传统书写技艺被严重轻视的现象,提出从重视中国传统文化、加强当代文化建设的高度,进一步推动青少年书法教育。这一提案受到广泛关注,再一次引发在中小学校加强书法教育的讨论。

三位政协委员根据一次专题调研的情况指出,目前,90%以上的学校特别是初中以上不再设立书法课。一般中小学校没有专职的书法教师,多由语文教师兼职。随着电脑的普遍使用,汉字书写有更加边缘化、甚至被逐渐取代的倾向。

教育部对“两会”提案的回复是:考虑学生学业负担问题,对汉字书写硬性增设课程持谨慎态度。目前小学一至三年级有写字课,主要是硬笔书法,四至六年级是毛笔书法课,每周一节。学校课程设置为三级:国家课程、地方课程与校本课程,写字课为地方课程,也就是说不是某种意义上的“必修课”。不少学校因此“自降标准”,令书法教育形同虚设。

其实,自2001年开始在全国实施的《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纲要(试行)》中特别指出:“在义务教育阶段的语文、美术课中要加强写字教学。”教育部2002年出台的《关于在中小学加强写字教学的若干意见》,就中小学生学习书法的重要性、为学生写好汉字创造环境、提供必要条件,以及不同年龄段学生学习书法应该达到的标准,都提出了具体要求。

然而,理应受到重视的书法教育,在中小学校里“溜边走”的边缘化境遇,依然存在。

分数、升学——意义理解的偏差

书法教育被边缘化,同当前教育的导向不无关系。在很多家长心中,分数第一,升学第一。与此相关的主课和涉及推优、特长的奥数、艺术等知识、技艺的培训受追捧,其他课程明显被冷待。

书法教育被边缘化,还缘于对书法的文化内涵和意义的理解发生偏差。北京景山学校书法教师龚学勤说,书法并非简单等同于练字,它对孩子心灵、性格的塑造会潜移默化地影响他

们的一生。

目前大多数学校课程设置偏重于知识量的传授,艺术课特别是书法的分量显得轻了。景山学校有重视书法的传统,每天上午眼保健操后,有15分钟的写字时间,他们的经验表明,写一手漂亮的汉字让孩子受益终身。

文化部副部长王文章说:“从小学教育就应开始正式学习书法,中学、大学都要有课程。书法艺术的学习不是单纯知识性教育,同是书写,不同阶段会有不同的境界,最终对人的审美、性情、素养会有很好的提升。”

去年教育部主办“首届全国大中小学生规范汉字书写大赛”,中国书协担任专业指导,初选参赛学生人数达千万,可谓盛况空前。这说明,提高青少年对书法的关注、了解以及参与的热情,是书法人才传承与培养的必经途径。

传承、坚守——学校教育的一大课题

上世纪三十年代,钢笔成为主要的书写工具之时,鲁迅曾在杂文《论毛笔之类》中,曾与持“国粹渐就沦丧”论点的周作人作过一番有趣的讨论。他提出,别把钢笔和毛笔分个高下,传承文化才是要意。

但就是这个“传承文化”的“要意”,现在已被大多数人忽略了。在电脑普遍使用的今天,青少年写字的时间越来越少,甚至连老师布置的作业,学生都经常用电脑打印,汉字书写和教育遇到的挑战不言而喻。

中国书法家协会分党组书记赵长青介绍说,从中国学习了书法的日本,把书法作为“国魂教育”的一部分,是中小学生的必修课。书法教育对青少年的培养是全方位的,不但培养认真、严谨的习惯,同时传输知识、陶冶性情,培养民族自尊心和文化自豪感。相较而言,我们的书法教育并没有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文化教育。

赵长青说:比申遗成功更重要的是书法的传承与保护。学习书法也要从娃娃抓起。中国书协提出“从小写好中国字,长大做好中国人”的响亮口号,并围绕这个主题在全国中小学生中开展书法艺术节活动,至今已举办了四届。这项活动收到良好社会效果,有更多的中小学生参与进来,也在一定程度上调动了中小学校抓好书法课的积极性。

时代在变迁,关乎文化传承的东西不能变。但不可否认的是,笔墨当随时代,如何让书法这门古老艺术焕发时代的生命力,是摆在我们学校教育面前的一大课题。

相关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