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维克钢琴苏彬《但丁奏鸣曲》钢琴知识值多少李斯特200周年

克拉维克钢琴苏彬《但丁奏鸣曲》钢琴知识值多少李斯特200周年

苏彬在试弹钢琴。

记者章果果

“《但丁奏鸣曲》和宗教有关。开头的几个音有一步步走向地狱的感觉。这首曲子非常复杂,但弹奏不是为了炫技。我希望大家听的时候,能够感受到作品所表达的思想和情感。李斯特在作品中带来的有地狱的景象,有爱恨,有绝望和挣扎,最后能听到天堂的声音……”

上周末,上海音乐学院钢琴系副主任苏彬应邀来到金华,给金华的100多位音乐老师献上了一首《但丁奏鸣曲》。苏彬曾在欧洲多个国家及美国举办过个人音乐会,曾随上海市政府申博代表团赴巴黎演出,获得上海市政府嘉奖。

在演奏前,苏彬简单介绍了李斯特,以及《但丁奏鸣曲》的由来,并强调让大家不要只注重技法,而是要倾听音乐的灵魂。

《但丁奏鸣曲》被认为“艰涩而辉煌”,是李斯特的代表作。苏彬精湛绝伦的演奏镇住了全场。不过,显然,真要听懂其灵魂,需要厚重的文化积淀,你会觉得自己原先的知识储备根本不够用。

“很震撼。李斯特的曲子很难,我在音乐学院读书的时候也很少听到,从学校里出来以后就更加了。我觉得金华这样的演出太少了。”教音乐的徐老师听完后有点小激动,她很希望金华能多一些类似的“大师钢琴课”。

徐老师教了6年多的钢琴,发现虽然现在小孩子学钢琴很热,但这种热度中有很多盲目成分。比如,家长们都知道郎朗,但李云迪就不知道了,而这仅仅是因为郎朗的商业运作比较成功。又如,如果一个孩子练了两年还只是弹练习曲,那么家长就会问了:“哎呀,怎么还不会弹曲子?”每当遇到这样的家长,她就很无语。

还有些孩子是发自内心地不愿意学:“这样的学生我通常叫他还是不要学了。这样学钢琴和锯木头有什么区别呢?”

她说:“在中小城市,大家接触得最多的就是《浏阳河》之类的钢琴曲,但仅仅听《浏阳河》是不够的,仅仅知道郎朗是不够的。现在小孩子学钢琴在金华来说已经是比较普及了,可是我们的钢琴文化却远远没有跟上。”

这一堂特殊的“钢琴课”是奥地利克拉维克钢琴和金华雅昌琴行带来的。

除了大师级的演奏,韩国钢琴技师李炳男也和大家分享了钢琴的基础知识。李炳男今年53岁,从事钢琴调律工作已有33年,他在德国、英国、日本等国家工作过,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演出用琴调律及讲师总主管。

钢琴调律师是指在钢琴生产、销售和维修过程中,从事钢琴音色调试、音准定律、机件调整、部件整修的人员。目前在金华,钢琴调律还是一个不太为人所知的行业。

李炳男说,日本、香港有很多令人佩服的调律师,上海也有两个。中国现在有很多生产钢琴的公司,但钢琴生产出来试音的时候,觉得还是不太行,他觉得,中国还是需要更多的钢琴技术人员。

李炳男是第一次来金华。读书的时候,在诗词里读到过苏州、杭州,但是不知道金华。他说,与中国孩子热衷钢琴考级不同,韩国的大部分小孩学钢琴是为了提高艺术修养,培养良好的性格,而不是为了考级。

奥地利克拉维克钢琴中方代表陈志忠告诉记者,希望带给金华的不仅是钢琴,而是一种文化。他说,在奥地利考察的时候发现,国外的钢琴销售和国内很不一样,他们比较含蓄,会定期举办各种各样的文化沙龙,每期定一个主题,通过这些文化活动来推广钢琴。他说,希望12月的时候,能够邀请瑞士钢琴演奏家卡尔·安德烈亚斯·考林来金华举办独奏音乐会。

克拉维克钢琴苏彬《但丁奏鸣曲》钢琴知识值多少李斯特200周年的相关文档搜索

相关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