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rdaily:【行业分析】传统媒体如何管好版权“家当”

iprdaily

【行业分析】传统媒体如何管好版权“家当"?

【导读】

新媒体与传统媒体开展版权合作,看似利好行业发展的现象,却引起一些业界人士的担忧:在一些合作中,传统媒体转让的是其多年积累的作品专有许可权,这意味着这些传统媒体失去了对这些内容的核心控制权。

面对新媒体的冲击,几年前掌握内容资源处于优势地位的传统媒体地位已发生大转变,不得不借助新媒体寻求发展之路。传统媒体的生存现状引起业界关注。“传统媒体要记住当年传统音乐衰落的教训,不要寄希望于互联网能为传统媒体带来流量从而带动产业发展,而应该积极地做好内容版权资源的管理、保护与开发,要与新媒体融合发展。”国家版权局版权管理司副巡视员段玉萍向记者表示。

近日,国家版权局组织“版权热点问题媒体研修班”,邀请版权行政管理部门、学者、法官等,对传统媒体面临的困境进行探讨,并实地考察多家在版权资源管理与开发上较有成就的传统媒体,以期寻找化解传统媒体发展困境的良方。

整理版权资源摸清家底

内容资源是传统媒体的最大优势,但这些作品的版权归属情况也很复杂,很多传统媒体尚未清晰地掌握自己的家底。

“并不是每家报刊社都可以代表作者进行维权或授权,或将作品进行数字化的。”华东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教授王迁介绍,报刊社的作品可以分成两类,一类是报刊社记者创作的作品,又分为法人作品与职务作品,而职务作品又分为一般职务作品与特殊职务作品。他指出,法人作品是视法人为作者的作品,权利归属清晰;特殊职务作品创作者只保留署名权,其他权利由报刊社享有;一般职务作品的著作权由作者享有,单位只有在业务范围内两年之内的优先使用权。目前,许多报刊社记者撰写的作品,绝大多数还是一般职务作品。第二大类为他人投稿的作品。对这类作品,报刊社获得授权的情况为专有许可或非专有许可。王迁表示,只有签订专有许可合同的情况下,报刊社才能有权利禁止作者、他人以相同的方式使用,并可以直接起诉他人侵权。而对于投稿,在双方没有明确约定的情况下,报刊社取得的是非专有许可。

正是因为报刊社的作品版权情况复杂,加上历史遗留等原因,很多作品很难获得授权,工作量巨大,很多传统媒体不愿开展内容版权资源整理与管理工作。“这项工作必须要做,否则就失去竞争力。”段玉萍指出,目前,报刊社面临数字化转型,如果不能获得作品的授权,就无法开展数字化工作。她建议,报刊社可以与记者签订合同,把所有作品约定为特殊职务作品。但对于投稿的情况,她认为,报社如何获得投稿作品的授权,进行版权开发与保护,仍然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iprdaily:【行业分析】传统媒体如何管好版权“家当”的相关文档搜索

相关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