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开庭前会议申请书

竭诚为您提供优质文档/双击可除召开庭前会议申请书

篇一:关于恢复我工作的申请

关于恢复我工作的申请

尊敬的领导:

本人:龙吉明,男,苗族,1957年生,大学文化,副高职称,外科省管专家。我1982年毕业于贵阳医学院医疗系,毕业后至今一直在本县从事外科医疗技术工作。1998年5月任开阳县中西医院院长。2000年晋升为开阳县中西医结合医院外科副主任医师(副教授职称)。20XX年由县组织部公示为我县外科省管专家。20XX年2月25日因工作犯错误被开阳县检察院立案侦查。20XX年6月7日取保候审,20XX年9月15日在开阳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没有结果。以后,我曾多次向相关部门追问我因工作所犯错误的处理情况,均没有结果。至20XX年12月法院判决:“龙吉明为非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决缓刑。结案后我曾多次找开阳县卫生局领导及县领导反映情况,要求组织上恢复我的工作,给我一次改正错误的机会,卫生局领导给我答复组织上会妥善

处理我的问题,让我放心等待。致今组织上对恢复我的工作没有结果,现将我的有关情况和申请理由如下:。

一、开阳县医疗系统内与我同年内,犯同样性质错误的同志有:“原开阳县人民医院院长尚兴荣,原花力乡医院院

长王官中,原冯三镇医院院长张永福,原马场镇医院院长陈立俊等”。上述同志所犯错误性质与我同样,我是20XX年2 月25日被立案,上述同志均是20XX年7月以后被立案,最后都是由法院判决缓刑,结案后,上述几位同志很快恢复了工作,至今仍然在工作岗位上,目前我的工作尚未恢复。

二、我与上述同年内,犯同样性质错误,受到有关部门同样性质处理的同志相比,虽然我们都是县内医疗系统的医疗技术人员,但我是县内的外科副主任医生,从那时到如今仍然是。县内唯一的外科省管专家。请求组织上从保护人才的政策对我进行关心和照顾。

三、我从毕业分配到开阳几十年的工作情况。

1、在开阳县医疗改革工作的具体情况

缺医少药,看病贵,看病难,这是本县从建国至80年

代的一个医疗现状及难题,当时的县领导为了解决这一难题,决定在开阳县再建一家县级中医院,县政府把建设中医院纳入开阳七五、八五、九五政府规划项目中,但因政府资金困难,开阳中医院的建设几次“流产”。到1997年党中央、国务院《关于卫生改革与发展的决定》会议召开后,开拓了开

阳县几班子领导的思路,经研究决定,采取多渠道筹措资金发展医疗卫生事业,组织上决定由我负责开阳中西医院的组建工作。并把这一利民项目作为1997年县人民政府向全县人民承诺的“10件实事之一”来完成。当时的情况是县政府给了医院一块地皮,没有资金投入,建设资金只能靠我们筹建组想办法,可见中医院是在起步艰难,困难重重中起步的,是经过我们呕心沥血的努力,建成开业的。我没有辜负县领导们的希望及重托。事实证明,开阳县中西医院建成后,最大限度地解决了开阳县缺医少药,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为开阳县社会及经济发展做出了一定贡献(有证据可查)。

2、我在开阳县抢救突发事件中的表现。

开阳县中西医院建成后,由于我是医院当时至今唯一的外科高级技术专家,从1998年至20XX年期间,县内每次突发事件,我都是任医院抢救组组长,具体负责每次抢救的全过程,凡遇大型抢救,我基本上吃住都在医院直到抢救过程结束。如:1999年9月28日,龙水“9〃28”龙水车祸事故救治31人;20XX年8月2日马场“8〃02”集体食物中毒事件救治78人;20XX年4月11日,双流“4〃11”气体吸入中毒事件救治172人;20XX年11月6日,龙水“11〃6”学校塌方事件救治6人;20XX年1月13日,茶场“1〃13”车祸事故获救17人;20XX年2月18日,马场“8〃18”集体

食物中毒事件获救48人;20XX年11月29日,翁昭“11〃29”客车爆炸事件救治9人等等。由于每次突发事件的抢救,我都是在一线负责,尽我最大的努力,很好地完成了县领导及局领导交给我们的任务,同时也得到了省、市、县领导的肯定及社会的好评,真正为社会的稳定作出了应有的贡献。因此,20XX年开阳中西医院荣获了贵阳市委授予的“抢险救灾先进单位的奖牌”(这是很多医院几十年都难获得的荣誉)。特别是在全国“防止非典型肺炎”的过程中,我一个多月都没有回家,一直战斗在“防非”第一线,很好完成了上级交给本院的任务,因此我被开阳县人民政府评为防治“非典”先进个人。

3、在临床工作的表现。

自中西医院建院后,由于我是中西医院唯一有外科医生执业资格的专家,从1998年至20XX年间医院的所有手术基本上都是我主刀,我做各种大中型手术1371例,手术成功

率100%。

(1)、其中填补开阳医疗空白的手术有:

1998年完成贵州省内巨大胆总管结石及左右肝管结石

手术。1998年11月完成胰腺大部份切除手术;2000年9月,胰腺巨大假性囊肿切除手术;2000年12月完成神经〃血管

吻合术;20XX年9月完成白血病巨大脾脏切除手术等。

(2)、在全国有影响的手术。

2000年本县马场镇两路村村民组黄立元,男,出生后频繁呕吐、哭闹不停,不进饮食。出生4天后由马场镇医院转入我院,入院后诊断为:①、先天性肠道闭锁;②原发性肠套叠;③先天性肠扭转;④先天性肠粘连。由于病儿当时生命垂危,已不能再转院,因为在转院途中病儿随时都会死亡。就本县当时的医疗条件根本就无法完成这样复杂、高精的外科手术,这在我县没有先例,6天的婴儿长时间的全身麻醉,在本县也是禁区。在这两难的情况下,一个医疗专家的医德及信念支持了我,顶着天大的风险,全力抢救病儿,由于病儿父母家庭贫穷,入院时只有78元钱,家中根本拿不出钱。

我当时就自己拿了3000元人民币送给病儿的父亲,叫他去交输血的费用,其它所有费用由医院承担,由我亲自主刀手术,经过7个多小时的手术抢救,手术成功了,在近一个月精心治疗及护理下,患儿得救了,病已基本痊愈,由于这病例世界罕见,抢救技术复杂、难度大。在中国的一家县级中医院却抢救成功,这在当时的医学界是一个奇迹。首先由贵州日报进行了报道,随后,开阳县报、贵阳晚报、贵阳都市报、文汇报等多家媒体对这病例都进行了报道。由于此新闻在国内影响较大,为证实媒体报道是否属实,由贵州卫生厅、医政处专门为此组织了一个专家鉴定组,来到本院查证此事,专家到本院后,仔细了解了该病例的抢救全过程,查阅了病儿的病历,对病儿进行了仔细的全面检查。在鉴定

会上贵州省妇幼保健院的小儿外科专家王副院长讲:“黄立元这一病例在世界上罕见,贵州省没有报道过这样的病例,且病情复杂,病情危重,抢救成功的希望很小,仅就外科技术而言,我们省妇保院是拿不下来的,就连省医、贵医的专家都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但开阳一个基层中医院竟成功抢救了这个病儿,在抢救病儿过程中,开阳中医院连闯七大医学难关,这绝不是他们的运气,而在于他们的技术实力,因为靠运气,他们可能一关都闯不过去,特别是龙吉明院长,作为一个基层外科专家,在医疗基础条件这样差的医院,能拿下这个手术,了不起,真是奇迹。黄立元出院的当天,时任开阳县人民政府县长马国忠同志带领县几班子领导到中

西医

篇二:刑事庭前会议中的非法证据排除方式

摘要本文系统分析了我国现行法律法规体系中有关庭

前会议中非法证据排除的相关条款,以及法学理论界的不同观点,从两种观点的对比中,提出除控辩双方争议较大的情况以外,非法证据排除问题原则上应当在庭前会议中解决,同时应明确庭前会议的效力,促使非法证据的排除能够顺利进行。

关键词庭前会议非法证据排除方式效力

作者简介:蒋庐雯,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诉讼法专业硕

士研究生。

中图分类号:d925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9-0592(20XX)01-023-02

20XX年1月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中新增加了关于庭前会议和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的内容,在庭前会议程序中新增了非法证据排除的内容,规定在开庭前审判人员就可以对非法证据排除的相关问题进行情况了解,并听取诉讼参加人的意见。这一规定给予非法证据排除规则以真正的制度承载,使得非法证据排除规则具有实际的可操作性。

将20XX年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先后出台的司法解释与20XX年最高人民法院等五机关颁布的《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进行比较,其中对于非法证据的排除方式的规定并不完全相同,甚至存在一定的矛盾,学术界对该问题也存在不同的学说,因此有必要对该问题进行探讨。

一、非法证据排除方式问题的提出

自浙江张氏叔侄案件的错案被发现之后,又有一系列的冤假错案被平反。对于这些案件的案发模式,一些学者概括为:合理的怀疑+刑讯逼供=可能的错案,错案+发现真凶=发现错案。①这些冤假错案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存在非法证据。

所谓非法证据,指的是在收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

的时候进行刑讯逼供,或者在收集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时采用了暴力、威胁等非法方法,或者在收集物证、书证的时候程序不符合法定,可能严重影响司法公正。排除非法证据则是对非法证据剥夺证据能力,使之不能成为定罪量刑的证据。本文就以审判阶段的庭前会议为切入点探讨非法证据的排除方式。

二、非法证据排除方式的再认识

关于非法证据的排除方式,其实立法是有两种不同的规定的。

20XX年施行的《关于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的第5条明确规定不论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是在开庭审理前或者庭审中提出排除非法证据申请,法庭都应当先行当庭调查。也就是说,只有在庭审的过程中才能够对非法证据进行排除。同时新《刑事诉讼法》的第56条规定了在法庭审理中的非

法证据调查程序,第57条规定了法庭调查中检察机关对证

据合法性的证明,第58条规定法院对非法证据的严格排除。也就是说,按照立法原意,对于非法证据的排除应该在庭审中进行。同时,最高法解释的第100条规定,法庭审理过程中,当事人及其辩护人、诉讼代理人可以申请排除非法。法庭调查可以在申请后进行也可以在法庭调查结束

前进行。总结来说就是排除非法证据的申请可以在开庭前或者庭审中提出,非法证据的调查和处理也应该在庭审中

进行。

但是根据新《刑事诉讼法》第182条第2款规定审判人员就非法证据排除在开庭前了解情况,听取意见。最高法《解释》第183条第1款则规定审判人员就当事人及其辩护人、诉讼代理人申请排除非法证据召开庭前会议。也就是说新《刑事诉讼法》第182条的规定和最高法的司法解释都认同在庭前会议中提出非法证据排除的申请,并且可以再庭前会议中进行调查和处理。

对比两种不同的法律规定,我们不难发现,关于非法证据排除方式的争议焦点集中在非法证据排除申请提出的时

间是在庭审前还是庭审前和庭审中都可以,还有对非法证据的实质性处理是在庭前会议中还是庭审中做出。对于这两个问题的不同回答就形成了两种不同的观点。

三、庭前会议中非法证据排除方式的不同观点

关于非法证据是否或者能否在庭前会议中排除,理论界存在两种不同理论,即庭审中排除说和庭审前排除说。

1.庭审中排除说。支持的学者认为庭前会议作为使人和物齐聚于庭审日的准备程序,解决的仅限于程序性的问题,而非法证据排除是实体性问题,不能在庭前会议中直接进行。也就是说,非法证据是否能够排除的认定会影响到案件的定罪量刑,涉及到非法证据的排除只能在庭审中做出。从域外法律来看,德国的做法值得我国借鉴,也就是在案件实体问

题进行裁判的同时对非法证据的排除做出决断。支持该观点的学者就提出该模式符合我国当前的司法体制及实际情况②。他们提出在新《刑事诉讼法》第56条、57条中规定的在法庭调查过程中对证据收集的合法性进行调查,并且在庭审中可以通知相关人员对证据收集的过程进行审查的法条

都从侧面证明了我国采取的是在庭审中排除非法证据的模式。

2.庭审前排除说。该学说可以细分为完全的庭审前排除说和有限的庭审前排除说。

支持完全的庭审前排除说的学者提出应当在庭审前解

决非法证据排除的问题。从域外法律来看,英美法系非法证据排除的程序值得我国借鉴。完全的庭审前排除说的核心是程序争议解决前置,实体审判后置原则③,也就是支持审判中的审判,即要求程序性问题具有绝对的优先效力。这样的制度设计可以防止由于在庭审中进行非法证据排除的申请,调查、辩论而导致庭审的无故拖延,提高庭审的效率,保证庭审的集中化。同时,关于证据的合法性调查由于是由单独的法官进行,可以保证庭审法官不受到非法证据的污染,保证庭审的公正性和当事人的人权。

也有学者支持有限的庭审前排除说这样的折衷主义的

路线④,认为没有争议的非法证据应在庭前会议中排除,但是如果在庭前会议中发现证据的合法性存在较大争议,则应

相关文档
  • 会议申请书

  • 召开庭前会议的申请书

  • 会议申请书范文

  • 会议报备申请书

  • 会议申请报告

  • 会议报备申请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