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马克思劳动价值论的思考

关于马克思劳动价值论的思考

【摘 要】以价值的来源还是作用去界定价值的本质是劳动价值论和实用价值论的根本区别。劳动是价值的源泉,并不意味着劳动就是价值,也不意味着劳动是衡量价值的标准。物的使用价值决定了物的交换的必要性,物的实用价值充当了交换的衡量媒介,使得交换双方获得各自满意的公平待遇。

【关键词】劳动;价值;使用价值;实用性

1. 关于商品价值的定义

马克思认为商品价值的唯一源泉是劳动。商品价值是人类劳动力在生理学(脑力和体力)意义上的耗费,即凝结在商品中的无差别的人类劳动形成的,商品的价值量也就是由生产商品所耗费的劳动量决定,而劳动量是由劳动时间长短衡量的。关于劳动价值论的争论焦点:是否只有劳动创造价值或者换句话说,物质生产要素,诸如土地、机器、自然资源等是否也创造价值实际忽视了一个前提,价值的本质是什么。以价值的来源还是作用去界定价值的本质是劳动价值论和实用价值论的根本区别。人是一切,劳动价值论最大的缺陷是抛却了人,这使得它倍显单薄。这里涉及的关键是价值与商品价值的关系问题,两者固然不能相互取代,但共性基础是相同的,马克思的商品价值定义抛弃了这一共性基础。尽管马克思承认“商品要成为价值,首先必须是效用;同样,劳动要被看作是抽象意义上人的力量、人类劳动的消耗,首先必须是有用劳动。”

关于价值量的大小最终由劳动时间长短来衡量的说法也是值得推敲的,假定前一步推理正确,后面劳动的耗费如果以时间衡量的话就无法解决简单劳动和复杂劳动的关系问题,马克思把二者的关系定为“比较复杂的劳动只是自乘的或不如说多倍的简单劳动,因此,少量的复杂劳动等于多倍的简单劳动” 。实际上是以劳动的复杂程度而不是劳动时间来作为标准的,所以即使马克思规定意义上的商品价值的量的大小也不取决于劳动时间。劳动是价值的源泉,并不意味着劳动就是价值,也不意味着劳动是衡量价值的标准。

对于使用价值决定论的责难在于作用的衡量,因为计量标准和计量单位的量的规定性难以确定,这种理论被视为是不科学的甚至是错误的。社会科学的本来特征就是只有域而没有坐标,只能定性不能定量甚至连定性都不能够。而且社会会自发形成变动的大小比例关系。马克思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也是由此得来,即模糊性的确定。

2. 关于使用价值和价值的实用性

使用价值实际上是物体满足个体特殊需要的特性,实用价值是物体满足需要的特性的一般说法。比如,灯的使用价值是满足人对光的需要,床的使用价值是满足人的睡眠的需要,食物和水满足人生理机能维持的需要,书满足人精神渴求的需要,他们满足人的具体需求不同,但在满足人的需求这一点上是有共性的。

关于马克思劳动价值论的思考的相关文档搜索

相关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