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产业链视角的旅游扶贫效应研究方法

旅游学刊第30卷2015年第11期Tourism Tribune V ol. 30No. 11,2015

基于产业链视角的旅游扶贫效应研究方法

(辽宁大学亚澳商学院,辽宁沈阳110136)

[摘

要]现有旅游扶贫效应研究多以贫困地区旅游总收入,而

不是贫困家庭收入占总收入的比重来衡量旅游扶贫效果。这种研究指标选取存在的先天缺陷十分明显。无论是贫困地区的旅游接待人次还是旅游总收入,都属于宏观指标,能够反映旅游为贫困地区带来的总的经济回报,但却不能反映总的经济回报中有多少进入了目的地的贫困家庭。事实上,许多在贫困地区从事旅游经营的企业是外来投资,旅游总收入的相当一部分流向了企业的所有者而不是贫困家庭。旅游扶贫收入指数作为微观指标,能反映贫困家庭收入占当地总收入的比重,但是如何通过田野调查测算这一指标需要新的研究方法。针对这一问题,论文对现有旅游扶贫效应的研究方法进行了梳理,设计了可以用于微观指标分析的“产业链跟踪法”。自2012年开始,课题组应用该方法对东北6个典型贫困地区进行了多年数据跟踪,检验了这一方法的适用性和解释力。[关键词]扶贫旅游;产业链;研究方法[中图分类号]F59[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5006(2015)11-0031-09Doi:10.3969/j.issn.1002-5006.2015.11.008

1问题的提出

中国贫困地区的旅游业始于20世纪80年代,

最早的国内研究可以追溯到20世纪90年代中叶[1-2]。国家旅游局于1996年召开了全国旅游扶贫开发工作会,介绍贵州、广东、福建等省的旅游扶贫经验。1999年国际旅游千年发展峰会上“扶贫旅游(pro poor tourism ,PPT )”术语被正式赋予学术含义,旨在探索旅游业是否会为减少贫穷作出贡献。在早期的文献中,谨慎的研究人员声称旅游在经济落后

[基金项目]本研究受辽宁省社科规划基金“大数据时代辽宁旅游产业振兴需要解决的关键问题及对策”(L14DJY053)资助。[Thisstudy was supported by a grant from the Social Science Foundation of Liaoning Province (toGUO Shu)(No.L14DJY053)][收稿日期]2015-04-03;[修订日期]2015-06-08

[作者简介]郭舒(1973—),男,辽宁锦州人,副教授,研究方向为城市旅游发展与管理、旅游产业链纵向关系控制,E-mail:guoshu401@http://www.360docs.net/doc/info-fa376744793e0912a21614791711cc7931b7786e.html 。

地区的扶贫效应被高估了[3-5]。例如,酒店或景区的

投资方或控股方如果不在本地,收益中很大的部分就会流出当地,成为经济漏损,而酒店或景区支付给当地雇员的报酬则非常低并且是季节性的。这种谨慎观点一直受到乐观观点的挑战:如《中国农

[6]

村贫困地区旅游扶贫PPT 战略研究》、《广西旅游

[7]

扶贫开发及效应分析》、《旅游扶贫的理论研究以

[8]

及在四川应用的实证分析》、《西部贫困山区生态

[9]

旅游与农民增收相关性研究》,都持乐观支持的观点。这些成果从不同角度阐释扶贫旅游“好”,“应该”发展扶贫旅游,同时为特定地区扶贫旅游发展提出建议。扶贫旅游为什么“好”?在理论研究方面,研究人员的观点趋于一致[10-11],认为发展旅游增加贫困地区收入的路径有3条:一是通过直接影响;二是捕捉其间接的和引致的影响;三是跟踪旅游业发展的长远的、动态的影响。在实证研究方面,延续采用多年的2个指标,“旅游接待人次”和“旅游收入”,依然是用来反映贫困地区旅游发展总体面貌最常用的指标[12-13]。

通过文献分析发现,现有旅游扶贫效应研究存在的最常见的问题是:“旅游接待人次”和“旅游收入”属于宏观指标,用它们反映旅游扶贫效果的好坏过于粗放。宏观指标反映的是旅游对整个地区的收入贡献,而事实上,总收入中只有一部分,常常是一小部分流向了贫困家庭。为了能更准确地衡量旅游扶贫效应,应该重视对微观指标“旅游扶贫收入指数(pro poor tourism income index ,PPI )”的应用。该指标反映的是贫困家庭旅游收入占目的地全部旅游收入的比例,更适合作为衡量旅游经济扶贫效应的主要依据。现有研究往往以宏观指标替换微观指标进行分析,对微观指标缺乏关注的主要原因是缺乏具有可操作性的研究方法。2

现有旅游扶贫效应研究方法回顾

经常被采用的研究方法有10种,分别针对4类

⋅31⋅

基于产业链视角的旅游扶贫效应研究方法的相关文档搜索

相关文档